【負者】言論並非武器,而是溝通的邀請!曾柏文的搭橋者哲學

「搭橋者是我的書寫定位。我嘗試在各種分歧記憶情感、信念視野、民意專業之間搭橋,邀請對話,」曾柏文不追求成為一個專家,即便背負不被專業認同的可能,也甘願成為一個菁英和平民之間的橋樑。
【負者】言論並非武器,而是溝通的邀請!曾柏文的搭橋者哲學

(負者:今為輸家之意,然此取古義「背負著東西的人」,源自《醉翁亭記》:「負者歌於途,行者休於樹」。)
 
 
台灣當今社會言論砲火四射,有太多草率斷言的推論,加深各群體彼此的對立、誤解。曾柏文說:「回顧近年公共言論場域,不難察覺立場相左的書寫者或讀者間,很容易掉入某種以某種『分類械鬥』格局,強調『敵我識別』標籤。文字成為攻擊對手的武器,而非溝通的邀請。閱讀也成為『同溫層取暖』的媒介,而非瞭解的起點。 我用『言論內戰』描述這種處境。」
 

近來風風雨雨的「獨立評論@天下」撤文一事,便有許多網友「條件反射」,推斷平台立場必定親中偏藍;然而,曾柏文卻跳脫這些難以證明的腦補,撰文〈獨立評論@天下錯在哪裡?〉,從不同角度切入,點出錯誤的同時,也給了獨評一條生路。
 

我想到多年前楊淑君事件時他曾經寫道:「最基本的實踐,是在一群人同仇敵慨時,保持冷靜,說句不中聽的話。可是這很難,這是人性的comformity,也是最需要勇氣的事。」這是曾柏文長期努力的目標,也是台灣現在最需要的事情:公共領域夠平和、深度的對話。

 
 

搭橋者的哲學
 

曾柏文目前擔任CNEX紀實頻道編輯總召、udn Debate 相對論主編、udn Global 轉角國際顧問,也在各大平台發表評論,書寫領域廣闊,從教育、媒體、科技到記憶認同皆有涉獵。

 

觀看他的文字、背景,你可能會覺得,腦袋如此清明、用字如此精準的評論者、學者,應該會站在一個令人仰望的高度——也許有些犀利吧?然而,我們與曾柏文接觸的過程中,卻發現他是一個溫和並且細膩耐心的人,他最特別的價值觀就是:不追求成為一個專家,即便背負不被專業認同的可能,也甘願成為一個菁英和平民之間的橋樑,「Bridgemaker (搭橋者)是我的書寫定位。我嘗試在各種分歧記憶情感、信念視野、民意專業之間搭橋,邀請對話,以安頓種種沿著認知裂口出現的張力與焦慮。」

 

手冊選用相片第一志願
 

大二那年 ,曾柏文退掉化學系所有的課,從一張空白課表出發,挑選自己有興趣的課,包括心理學、統計、社會學、人類學、法緒、經濟學等,從中,曾柏文越來越確定自己想走跟「人」有關的領域。他選擇了心理系,鑽研與腦有關的生理心理學、能應用於商業的組織行為學、能感人所感的諮商心理等,全都與「人」緊密相連,他說,這是他做事情的出發點:「因為我不喜歡看到人家受苦,我希望在我的能力所及之處給予協助。」
 

或許是因為這樣的個性和背景,朋友們喜歡找他聊生命裡遇到的問題,在過程中他察覺到,一個人其實並不是一個簡單的意志,有很多複雜的層次,內在的渴望到外在的現實、早期的記憶到現在的處境、情感的連結到理智的判斷,這當中常常有很多的斷裂,而這些斷裂造成了很多人的困擾。
 

慢慢的,他意識到在這些對話的過程中,自己一直在扮演「搭橋」的角色,為這些斷裂搭起橋樑。在往後的工作中也是如此,擔任編輯搭起作者與呈現的橋樑,擔任行銷企劃搭起文本與市場的橋樑。
 

一個問題有不同層次,一個爭議有不同主張,要解決人,要拉到社會的層面。曾柏文告訴我們:「每一個人生下來就是為了要回應你所看到的困境。」搭橋者的哲學在他的生命裡實踐,要一點一點連結起對話斷裂的台灣。

 

 
 

文/賴嘉恩、曹凱婷
圖/TEDxTainan、曾柏文提供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