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負者】新媒體的價值與力量,《報導者》張鐵志來囉!

「資訊就是力量,在社交媒體時代,每個人既是生產者、也是傳播者。」你怎麼看待媒體?隨著世代演進,媒體和公民之間的關係也不斷變換。在這樣的時代,張鐵志認為,媒體,是讓大眾看到更多可能性。
【負者】新媒體的價值與力量,《報導者》張鐵志來囉!

(負者:今為輸家之意,然此取古義「背負著東西的人」,源自《醉翁亭記》:「負者歌於途,行者休於樹」。)

 
 

「資訊就是力量,在社交媒體時代,每個人既是生產者、也是傳播者。」你怎麼看待媒體?隨著世代演進,媒體和公民之間的關係也不斷變換。

 

在這樣的時代,《報導者》的共同創辦人張鐵志認為,媒體,是讓大眾看到更多可能性。

 
 

問題在被看見之後!深入報導的必要

 

「報導的目的不光只是反映事件,更重要的是讓人民發現問題並開啟對話。」這是張鐵志對媒體的信念,同時也是他自身寫作的準則。自學生時代開始便選擇從文化觀察、政治與社會議題切入,思考、挖掘、分析問題,探究社會各族群、階級的衝突與現象,並書寫評論文章。對他而言,這是核心問題意識,更是一生關注的課題。

 

「媒體要關注更多重要事件,而社會運動就是反映重要公共議題的一環,凸顯某些議題被忽略,試圖去喚起大家的關心與討論。既然問題被提出來了,代表社會的運轉某部分出問題,是警訊,也才更是我們須花心力注意的事情。」對談中,語氣堅定、眼神專注並搭配著手勢解說,他為我們娓娓道來心目中媒體的價值與義務,我們也從中感受到身為媒體人的抱負與精神。

 

媒體,除了即時報導之外,是不是有更多的可能性,去刺激人民對於公共議題的關注、對於產業發展,生活品質的想像?
 

 
網路世代!公共事務的新契機

 

「這是個空前絕後的轉機!」張鐵志談起網路對媒體造成的影響,他微笑說道。網路時代第一次讓人民可以創造資訊與新聞,並且可以運用不同管道自行傳播,這對全球來說都是一大突破。雖然也可能會有惡意散播、匿名攻擊等的酸民文化產生,但不會抹滅網路對公共領域的影響力,目前許多公共議題被看到的可能性都大幅提升,因此,張鐵志對此保持樂觀態度。

 
JYS_2589
 

「網路世界以及社交媒體,這不僅強化個人自我選擇新聞的能力,也徹底改變新聞的生產與傳播的管道。」他補充著:「但是我對現狀還是不滿,也因此才會想創辦《報導者》。」在資訊零碎化、爆炸化的時代,有越來越多的讀者會願意關注公共事務,追尋脈絡性。透過網路,開啟公民與媒體更直接互動的機會;但在新世代、新公民族群出現之後,是否具備良好的媒體去回應這些期待?我們進一步追問他對網路世代新媒體的看法,他這麼回答:「門打開了,其他看我們怎麼創造。」嘴邊仍然帶著笑意,眼神中我們看見執著與信念。

 

小確幸不是問題!問題是創意貧乏與定位不清
 

近年來,台灣風行「小確幸」的新生活哲學。

張鐵志曾撰寫<從小確幸到憤怒的一代>一文,身為年輕世代的一員,我們試著和鐵志聊聊他的看法。

 

不要被主流意識牽著走,這是面對媒體的第一件事,也是張鐵志想要傳達的道理。「『小』沒有不好,但是要『新』、要『更多元』。」例如「小確幸」帶動設計產業、生活美學相關產業發展,但不能都是開咖啡廳、民宿,不能都是登山與野餐;我們能不能與時俱進,擁有更多觀點與創意?否則一味地複製又缺少開創,可能真的會把台灣的發展性逐漸限縮。

 

例如張鐵志以台灣人的身分在香港擔任《號外》雜誌主編時,透過觀察與實踐,為香港社會帶來不同變化。他以「How to make ideas sexy」為發想,在時尚雜誌添加社會與文化的議題探討,用多元素材搭配優質深度的報導,讓讀者可以接收更多資訊,也讓中港台產生更多對話與交流。觀察及創意,激發更多可能性,這是媒體需要扮演的角色,也是全民必須肩負的責任。

 

「台灣就是小,但是我們擁有自己的價值和文化,不需要和別人比,要找到自己的定位,同時也要關注國際。」張鐵志舉例說明:我們就像歐洲許多小城市、小國家,不一定像倫敦巴黎經濟高度發展,但是都各自擁有自己的樣貌與美麗。每個產業調性不同,「競爭力是要找到差異化,而不是全部追求『大』就好了。」這也是新台北的城市精神想要和大家分享的觀念,期望台灣人能更重視我們本有的優勢與文化內涵,發展我們最具競爭力的產業。

 

 

 

文/鄭亦庭

圖/TEDxTainan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