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南-一個存在著文化情感和矛盾的地方

文/ 黃郁婷

提到台南,你聯想到了什麼? 大概是令人垂延三尺的美食之都、充滿文化底蘊的幽香古都,或是一個聚集觀光及歷史文化的新舊交替的所在吧。

對於台南,接受我們邀請的第二位訪談者-王先生提出了一個特別的見解

「台南是一個存在著文化情感和文化矛盾的地方。」

「文化情感」

台南在地人,無論是年輕、中年、甚至上一代,對土地的情感都是非常強烈的;歷史定位將古都的既定印象及情感延續下來,而維持這些珍貴之物的,就是文化力。

在台南,多數人都喜歡自己的文化,無論是歷史、建築或是人與人間的氛圍。

「文化矛盾」

何謂文化矛盾呢?

你可以試著思考,當自己有了鍾愛的某項事物,似乎就比較難接納新的改變。 因為自身是矛盾的,想要存在於舊,卻又無法接受新;若接受了新,是不是舊的會改變、甚至消失? 而這,就是文化矛盾。

我們不願改變,被歷史所困,很多事情無法輕易說變就變,例如:交通、古蹟、文化,或是由歷史文化所延伸出的其他部分。

這麼多建築古蹟,多少台南人在假日真的願意花些時間走訪、回味呢?

他提到:「『看』是一件事情,『說』又是另一件事情。」 如果你有台南的朋友,你會發現,他們可以自己講出一套自己的歷史、有自己的菜單、自己的旅遊行程;這就是一個人對台南的認同,對自己土地的認同。

提到無法輕易改變的部分,紊亂的「交通」是許多人十分有感的面向,王甫山先生先是對於縣市合併提出想法,之後再由資源綁架、配給不均引出對紊亂交通的見解。

「為什麼台南要縣市合併?」

我們以文化古都升格,但是在很多面向,我們仍有許多可以成長的空間。 我們用文化升格,卻又因文化把自己綁住。

回到交通,台南有將近180萬人又,人又的不平均以及流失,交通沒有辦法改善、 沒有成長的情形,也是在合併後值得思考的一點。

「公共運輸」

對於這個議題,他笑談:台南以前有一個有趣的稱號,就是天空特別美。

台南的天際線幾乎是零,因為樓不高,所以夕陽日出、漂亮的景色看得很清楚; 一旦蓋了捷運、一些高架的東西在人行道上,或者是在一些需要被遮蔽的地方, 那就沒有天際線可言了。

對於前陣子鬧得沸沸揚揚的捷運,王甫山先生抱持著觀望的態度,他提到:「可以有,但必須很明確。」

台南人看捷運,也許認為是觀光旅客受惠,但仔細想想,本身偏好大眾運輸的市民,若蓋了,肯定是會搭的。

那我們還在猶疑什麼? 我們在擔心的是「差上加差」,很可怕。 想想,如果在一個動線很差的地方,又弄了一個動線差的東西上去,這不是一件恐怖的事情嗎?

在台南,搭乘公車在台南的族群大部分是誰?是學生跟銀髮族;那,正常需要 被移動交通的是哪一個族群?上班族。 考慮到班次、站點的問題,也許會覺得t-bike更方便,但方便之餘,安全呢?

沒有足夠的自行車道可以提供安全騎乘、有人行道卻不夠寬,無處可行的腳踏車不得已騎上去,卻又壓縮到人行。 在台南,交通就是和在一起,一個不完善就造成另一個困擾。

「廟埕文化」

提到與廟埕相關的文化,他說:「講到廟,常牽扯到煙火、噪音,跟交通一樣,都是長期以來關注的問題;政府與廟之間,可以試著做些討論,立出不打擾市民、不危害交通的原則。」

他也提到,有些廟確實在進步,掃街或放完煙火後,會派出同等人力去清潔環境、有些廟使用電子煙火,沒有真正施放製造噪音跟污染;是寂靜但有力的繞境。 對於這些改變,市民們要看到,而不是一昧批評。

許多人常說,同樣是有廟宇文化的日本,為什麼廟宇文化那麼興盛又讓人想去 參與?

他點出,因為「規劃明確」、「區分明確」、「攤販管理明確」,明確地令人感到舒暢和清晰。

台灣的廟宇,目前雖然大多瞻前不顧後,但本質仍是好的。

我們有自己的文化,有自己的傳統和記憶,為什麼要反彈自己的東西?

最後,他也說到:「保有這樣文化基礎上有一個更完善的規劃,廟埕文化會帶給民眾更正面的想法,廟是一百、兩百多年來一直存在的東西,沒有必要消失。」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