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創太難】楔子:只緣身在文創中

 

「文創」這個詞正明目張膽地爬滿各處,像政治一樣已經和現今的社會無法分割切離,走著呼吸著都是「文創」。或許有人覺得太誇大了,那如果我們試圖更進一步定義,問你:「所以,文創是什麼?」

你會如何回答?

 

你經過充滿木製小攤的文創市集,心裡不一定想著要買什麼;卻被豐富想像的味道吸引,好香好誘人,一步一步走進,一點一點深陷。

 

「文創」在哪裡?

 

四處晃悠,你看見有許多賣手繪明信片的,每攤都有各自的風格,有些更特別,把相片做成藍晒,明明都是明信片,攤前人潮卻尤其多。也有賣水泥盆栽的,裡面的多肉植物鮮嫩翠綠,圓潤可愛,好像帶回家擺在桌前,書桌就變「文創」了。極簡布包掛滿攤前,布塊拼貼好不美麗,你心想,拿來當外出包,簡單大方,一定好看。但此時特色包包伸出它的賣點──塞了棉花的雙腳,踢踢你,問你:「所以,你覺得『文創』在哪裡?」你愣住,看著那雙布縫的小巧可愛的腳,語塞,居然也忽略腳腳包會說話這件詭異至極的事,只因為你發現更奇怪的事:你不知道。

 

有「創意」就可以叫文創?

 

你開始思考定義,可是同時抗拒著覺得沒什麼好思考的,「文創」就是有創意、有特色的商品嘛!這很難懂嗎?明信片很有創意、水泥盆栽裝多肉植物很特別、腳腳包更是兼具手工藝的時尚單品,再想到幾乎人人都去過的台北華山文創園區、松菸文創園區、各地誠品書店,裡頭販售的小物也都精緻具有獨特巧思,常常令人愛不釋手目不轉睛,很難說不是文創吧。想到這裡腳腳包又踢踢你,只不過輕多了,說:「謝謝你的稱讚;但是,仔細想想,如果單有創意就可以叫『文創』,那叫『文創』幹嘛?」你突然好像進入羅生門,腦中有好多文創概念各自唸獨白,「文化」、「創意」、「產業」各據一詞,兇手是誰不知道,你卻堅信它們都是清白的。

 

接近「文創產業」可能的真實

 

文創小物很迷人,文創市集匯聚了這些迷人物品,文創園區、文創書局……冠上文創的場域都散發濃郁誘人香氣。藺草筆袋編織很有技巧、木工飾物很有質感、明信片上的小語字跡很美,於是,你走進去;卻不知道自己在哪裡、你看見的是什麼。從那些誘人中你也不知道所以大家到處掛的「文創」怎麼定義。可是你還是走進去。我們還是走進去,然後一無所知,只能說:「只緣身在此山中。」

 

旁觀者會知道橫看有文化、側看有創意、遠看還有產業,一切清晰明瞭;但是如今又有誰真的外於文創,是個旁觀者?有沒有可能,身在其中的我們正因為是當局者,才更能親身多走踏、觀看、用心感受,然後試著析論、建構定義出所謂的廬山真面目。接下來的一系列專欄文章,將一步一步走進文創誘人的核心,入虎穴,試著得出「文創產業」可能的真實面貌。或許其實沒有兇手,文化創意產業互有指證,它們純粹是共犯手牽手;也或許,它們就像你堅信的一樣清白,只是被世人誤用了,正在等待一個機會洗白,回歸原質。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