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創太難】我們的生活,我們的文化

當淑女們卸下了裙撐,瑪莎·葛蘭姆以赤腳舞踏現代,

文化也隨著時代推演,從宮廷蔓延到市井小民身上。

我們開始發現,這些細碎美好的日常,逐漸疊加成了,屬於現在的風貌。

原來,走出精緻,也是文化。

 

再次來到充滿木製小攤的文創市集,有著多肉植物的綠,手作蘋果塔派的香,藍染衣物的樸實,這一切,都和初次遇見腳腳包時一樣的美好,我望向掛在前方米色布包的拼貼棉布雙腳,似乎回到了那次,看見這雙塞滿棉布、肥肥的雙腳,輕輕晃動的模樣……。

 

腳腳包伸了伸他那雙肥胖短小的雙腳,踢了踢我,問到:「所以你認為,文化是什麼?」

「文化……這詞似乎很廣,我想,像我們的日常生活和生長的土地,都可以是文化的一部份。」一切來得太快,儘管已不是第一次和腳腳包對談 ,措手不及的我,也只能倉促回答。

他輕快的盪著雙腳,踢了我一下:「沒錯,在後現代的知識份子眼中,文化的定義,就是生活,而生活是全面性的涵蓋,除了過往的精緻文化外,庶民文化,甚至是物質以及精神等層面,皆屬於文化的範疇之下。」

「那這樣說,聽起來好像隨便講講都是文化耶!不過我記得,似乎以前對於文化的定義好像不是這樣?」

腳腳包停下了原本躍動的雙腳,想了想:「是的,文化的定義,隨著時代的推演,落差愈來愈大,像是較早期的社會,習慣使用『沒有文化』這字句,暗指他人沒有教養。」

「對啊,在我印象中,文化這詞,在我小時候經常被這樣使用,還有像是逛博物館、藝廊時,就會覺得自己比較有文化。但這樣的用法,好像和文化被定義成生活的用法並不一樣。」我接著答道。

他似乎享受著我的無知,略帶神秘地打著節拍:「不如我們換句話講,『文化』這詞,其實是被多面向、多層次構築的詞彙,因此對於這字詞,自然而然就有不同的解釋。而在現代社會,這詞彙大致可分為狹義以及廣義兩種。狹義的話,則專門指精緻文化,特別是藝術這類,在物質生活中具有精神化意涵的創作,像是剛才提到過的藝文,以及音樂、詩歌、文學等等,皆屬於狹義定義的文化。相反的,廣義的文化,則除了精緻文化外,更涵蓋了世俗的生活,不論是當下的生活方式,或是社會的歷史脈絡以及集體認同,甚至是關於未來的想像以及創造,都屬於文化的一種。」

「聽起來,感覺狹義和廣義間的區分,還是很難理解……」我歪著頭,毫不保留地向腳腳包表達我的困惑。

他說:「那我們來看些例子好了,像是女性從十七、十八世紀的裙撐以及馬甲胸衣中走出,換上了修身長褲或是方便行動的小黑裙;而舞者們褪下芭蕾舞硬鞋,以軟鞋甚至赤腳舞踏,這些都可以視為文化變遷的案例。讓原屬於宮廷貴族的生活,將重心逐漸轉移至市井小民皆可參與、欣賞的日常,這種典範的轉移,就形成了後現代知識份子眼中,廣義的文化。這樣你懂了嗎?」他又踢了我一下。

「照你這樣說,那你是文創商品囉?」我笑著問他。

腳腳包繼續輕快地踢著略微臃腫的雙腳,卻換上了些微謹慎的語氣:「如果依循廣義的文化定義,喜歡背極簡水洗帆布包,是當代人們的生活方式,而這雙塞了棉花的雙腳,或許是創意的一種,而我,就可能屬於文化創意商品的一環。」

「聽你這樣說,我只能確定腳腳包你是文化的產物,但是對於創意以及文創商品的定義,好像還不是很清楚。」我滿臉疑惑的回他。

「或許等到你再次遇見我時,我再仔細和你談談,關於創意的定義好了。」腳腳包停下了舞動的雙腳,不再用他那雙塞得飽滿的雙腳踢著我。

 

一切又回到那,最初的平靜,四周川流不息的人潮,像往常一般,自顧自地把我和腳腳包,淹沒在人海裡。

 

回到充滿木製小攤的文創市集,有著熟悉的綠,懷念的香,溫潤的藍,這一切,都和初次遇見腳腳包時一樣的美好,我望向掛在前方米色布包的拼貼棉布雙腳,似乎又看到了那雙因為塞著過多棉花而顯得腫脹的雙腳,再次輕輕的晃動……。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