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展觀點】奉獻自己給部落的文化工作者:「吉貝耍工作室」段洪坤

照片一
採訪當天,段洪坤甫結束於吉貝耍國小的西拉雅族語教學課程,便馬不停蹄地趕到文史工作室與TEDxTainan進行約訪行程。在整個訪談過程中,他不顯疲累,反倒用滿溢的熱情和有條有理的答案回應我們每個問題,強而有力地展現他投身族群運動的決心,以及那份堅持到底的執著。

 

什麼才是西拉雅?

從小在東山吉貝耍長大的段洪坤,雖然時常聽耆老說起部落的故事,卻對自己的文化不甚理解。直到父親過世後回到部落定居,時逢八零年代原住民意識抬頭,平埔族也逐漸受重視,重新接觸西拉雅文化的他,那份蟄伏於細胞裡的族群意識種子,才在這股熱潮中逐漸萌芽,進而燃起對族群的理想和抱負。
為了探索族群文化,段洪坤選擇從「歷史脈絡」出發。他認為,以目前的學術研究而言,在西拉雅的論述上時常落入片面思考,如荷治時期、清領時期再至現今的研究,文獻都缺乏本族人的觀點。因此,他在推動復興運動的過程中,便以生活實踐補足盲點,並聆聽本族人的想法作為依據,再適時納入外族的看法,透過宏觀的視野看待,完整呈現西拉雅的面貌。

正反兩面的族群認同

談到當初回鄉的熱忱,段洪坤說這種意識源於「認同」,是人類生活的基底,也是心理依靠所在。
「但正確的認同追尋,得源於正確的族群教育。」探討認同意識在台灣遭到漠視的原因:其一,是因台灣屬於墾殖社會,在多元族群為求生存的競爭下,認同感不易定根。其二,是國民政府為掌權統治,將族群運動視為「分化對立」的象徵,更對其冠上「流血暴力」的刻板印象。直到近年受中國政權介入的影響,才激發起台灣人對族群意識的追求。
除此之外,政府對原住民採取「福利」措施作為殖民對策,如考試加分、生活津貼補助等,在沒有深入了解問題根本和完善規劃政策下,便會引起大眾對於原住民的誤解。再者如「平埔正名運動」在經濟和政治利益的考量下,也會被視為瓜分資源,造成既得利益者的恐慌。

關於未來的想像:復興,傳承
照片二 (1)
關於吉貝耍部落未來走向,段洪坤目前正致力於復興族語,並以發展「觀光」和「社會企業」為目標,凝聚西拉雅族的團結、帶動部落經濟收入,也讓西拉雅文化躍上舞台,被社會看見。「當然也希望年輕人回鄉,才能繼續傳承我們的文化。」
在部落付出十多年,自詡為「族群運動者」的段洪坤,談論起未來的想像,滿心期待。

文/詹雅涵
圖/TEDxTainan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