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踐者】蒲公英的鄉愁,越南女兒台灣新娘

當被問到將來是否想回去越南定居,多數新住民的答案是否定的。「在這裡習慣了,回去越南反而不知道如何重新開始。也沒有想過未來,大概就這樣繼續走下去吧。」有的新住民不會騎機車、看不懂地圖,踏出家門,只能一步,一步,慢慢走。
【實踐者】蒲公英的鄉愁,越南女兒台灣新娘

「每天忙著工作,沒什麼時間可以回家。」她所謂的家,並非搭上高鐵、火車,便輕易抵達。她的鄉愁,不僅翻山越嶺,更遠渡千洋,時常將思念,寄託給季風,吹過台灣海峽,讓遙遠的愛捎回故土。其實不只是她,而是「她們」,一群來自東南亞的新住民,那些我們很難說出名字,卻真真切切和我們共同生活在這片土地的人們。新住民是台灣第五大族群,為了更好的生活遠嫁到台灣。這群異地新娘,早已融入台灣人的生活,而你是否曾留意身旁這些熟悉的陌生人?
越南2

小吃店生意興隆,新住民老闆娘抽不出空擋返鄉。

 

以越南籍新娘為例,大多來自城市以外的偏鄉地區,如永隆省、西寧市等交通、經濟較不發達的村落。到市區單趟車程將近六小時,且只能搭乘設備參差不齊的簡陋巴士,那樣的生活可能是我們無法輕易想像的。來到台灣後,雖然生活水準提高、經濟較寬裕,但挑戰卻也沒有減少。首先是溝通問題,初來乍到的前幾年,許多新住民還無法用中文完整表達自己的需求、疑問,更遑論尋求協助,即便遭到欺負或嘲笑,也無法為自己發聲,也因此他們的眼神總讓人感覺些許落寞,在火車車廂裡常見到這種眼神。「中文不太會講,也不習慣打電話回家,很多苦都是自己忍一忍,慢慢的撐過去。」再者,新環境人生地不熟,一土一寸,皆是他鄉。有的新住民不會騎機車、看不懂地圖,踏出家門,只能一步,一步,慢慢走。時常走得太累,累得忘記想家、忘記流淚、忘記離鄉背井的心酸,卻也找不到回家的方向。

 

越南3

越南鄉下,交通不便。

 

然而,出乎我意料的是,當被問到將來是否想回去越南定居,多數新住民的答案是否定的。「在這裡習慣了,回去越南反而不知道如何重新開始。也沒有想過未來,大概就這樣繼續走下去吧。」時間拉長,思念盡了,眼淚乾了,根也漸漸扎深了。在不知覺間,心中對故鄉的羈絆,已悄悄深藏放下,昇華成更貼近心頭深的情懷。「是啊,我跟大家一樣,說著中文、台語,也很適應現在的生活,我覺得台灣是我的家,而我是台灣人。」在她們眼神裡,我看見一個個堅強的身影,在異鄉中找尋到新的家鄉。

 

對我而言,她們就像蒲公英,柔軟地姿態隨風飄揚,並在這裡落地生根。希望台灣是一片供應著陽光與雨水的肥沃土壤,讓這群花兒能發芽茁壯,最終自由的綻放芬芳。

「我們是信差,傳遞跨海的思念。」2015暑假,我與同學們組成「南迴Quê線」,前往越南一個月,進行新住民紀錄片拍攝。先在台灣錄下越南新娘對越南家人的思念,透過影像紀錄,將影片帶回她們越南的家鄉。在任務期間,有許多好奇或不解的聲音,幾個大學生,非相關社團、也不為了做作業,進行此計畫的目的何在。「因為有意識、有感觸,就去做了。」這是團員不約而同的共識。此趟旅程並不是個立竿見影的任務,種族意識需要時間慢慢推移,我們盼望能藉由影像,喚醒大眾對新住民的關注,重新認識族群議題。

 


延伸閱讀
桃子正菁點:越南人怎麼看台灣-海倫清桃

南迴Quê線.官方網站

最新活動資訊

月企劃「誰是台灣人」搭配TEDxTainan沙龍,希望呈現更多關於台灣人所看到的另類風景。本次沙龍早鳥票限量販售中,欲購從速↓
►售票網址:http://bit.ly/1qoxrNO

 

文/劉庭瑄
圖/劉庭瑄、劉康廷
編輯/鄭亦庭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