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踐者】語言的厚度來自生活,用自己的語言唱歌──專訪歌手米莎

 
我是米莎,我眼中的台灣是「春天」。度過了冬天的蘊藏,等待時機來臨時破土而出,那種充足、中性、混亂的能量在社會流轉,整個台灣都躍躍欲動。
【實踐者】語言的厚度來自生活,用自己的語言唱歌──專訪歌手米莎

我是米莎,我眼中的台灣是「春天」。
度過了冬天的蘊藏,等待時機來臨時破土而出,那種充足、中性、混亂的能量在社會流轉,整個台灣都躍躍欲動。
 

來自苗栗三灣鄉的客家女孩──米莎,本名溫尹嫦,大二那年因不適應教授的教學方式,毅然決然自成大建築系休學,選擇走上「音樂」這條路。在她的音樂裡,呈現了成長歷程的恬淡和苦痛,亦凝視著生命中來來去去的過客,用自己最熟悉的語言,哼著唱著。
 
 

IMG_5810
 

「苗栗現在超ROCKER的!」
 

自高中畢業到成大念書後,米莎在台南已住了十二年之久。而今年初,她卻突然搬回北部,定居在家鄉三灣附近的峨眉鄉,找了一棟老房子,抱持「不將就」的心態,一點一滴地親手為它修補。
 

在台南待了如此長的時間,米莎認為台南是一鍋大燉湯,積累了深厚的文化涵養,也孕育特定的生活方式。但當養分過多,對外來影響的敏感度低落時,台南的人們僅在追求自己的「好生活」,逐漸忘記為世界的不公不義吶喊。
 

反觀苗栗,一座空空如也的山城,在那裡什麼事都可能發生。近年來,外出打拼的年輕人不顧長輩反對,返鄉進行農創、社會企業和開設藝文空間,或者為爭取公民利益,如華隆紡織案、大埔拆遷事件等等,集體勇敢地走上街頭,試圖以世代翻轉苗栗生活。
 

米莎說,台南就像一首老民謠,輕輕柔柔,充斥著文化氛圍;苗栗反倒像一首搖滾樂,面對隨時要改變的衝勁,真的超ROCKER的!
 
 

用母語大聲唱歌 才能有血有肉
 

13062739_10204762453620381_380134265_o
 

談到客家音樂的特色,米莎認為,有別於華語的「用字精鍊」和「語調平穩」,客語的特別在於其語調的旋律。因此在創作時只要先想好畫面,填入歌詞,再如說話般的唱出,自然會有旋律萌發。
 

但其實一開始,她也沒想過要用客語創作。
 

從小生活在阿公阿婆家,米莎在耳濡目染之下自然會說客語,而後雖然搬到頭份,爸爸為了讓祖孫對談無礙,也保持講客語的習慣。大學時與朋友共組民謠團後,她開始創作自己的歌曲,第一個作品〈藍色月台〉卻是華語歌。「現在想起那首歌,我好想把它埋起來!」因為,那是人人都能唱的,沒有專屬於米莎的生命力。
 

後來,直到聽見當時成大的學長─陳南宏(現今「鬥鬧熱走唱團」成員)的創作,在閩南語間流露有血有肉的情感,米莎才明白語言的厚度來自「生活」,唯有連結生活經驗的語言,才能靈活運用並引起聽眾共感。因此,她嘗試以客語創作歌曲,寫出了〈介條河壩〉,將歲月更迭濃縮,用綿延不絕的河流敘述阿婆的一生,牽引出屬於客家的情感。
 
 

語言是工具 音樂是靈魂
 

面對外界稱呼她為「客家歌手」,米莎認為不應該由語言區分音樂。因為語言是工具,用來便於溝通的符號,亦是創作時表達自己情感的管道。如果用語言劃分族群,樹立「客家國」、「閩南國」等界線,便會失去樂曲訴諸的靈魂,也失去語言最初的價值。
 

分化音樂的結果,也造成音樂市場不均衡的現象。現今華語歌曲主宰市場,媒體強力播送韓國流行樂曲,其他如客家、原住民等文化空間遭受擠壓。對此,米莎坦然面對,認為創作者不應受市場侷限,迎合觀眾改變,反倒應該聆聽內心的聲音,享受無拘無束的創作空間。「不是主流,才更自由」,此種信念便是客家創作百花齊放的能量來源。
 

而在創作角度上,米莎覺得社會是一條「U型連通管」,許多問題環環相扣,在不同的面向亦能發現端倪,而她就像置身於連通管底部的能量。因此,雖然時常關注社會議題,在創作時卻不會大肆嚷嚷,反用社會觀察者的身分,寫出自己的感受,緩慢而溫柔的發聲,聽眾自然會有情緒反饋,從中探索社會問題。
 
 

揭開傷痕 奮力重生
 

13059402_10204762460740559_2041857156_n
 

歷經了第一張專輯《河壩》的尋找,米莎在謝銘祐的指導下,從作品中挖掘內心潛藏的意識。再至第二張《在路項》的探索,靠著直覺和樂手間的激盪,記錄下公路風景間每個流動的故事。米莎說,關於第三張專輯《退潮》,她想一改過往的民謠風,加入更多電音和迷幻的元素,探討社會上「脆弱、壓力、黑暗和不被理解」的面向。
 

如同退潮後的岩岸,裸露出侵蝕的斑駁色塊,那是不為人知的傷痕,也是社會需要重新審視視的角落。「當一味追求光亮時,黑暗該何去何從?」這是米莎從事音樂創作十多年的體悟,接近、釐清後便能了解,進而消除苦痛,待春天來臨時,奮力重生。
 

 
文/詹雅涵
圖/米莎、詹雅涵
編輯/鄭亦庭

 


 
來點音樂吧:要讓更多聲音被聽見
 

當問到米莎「平時都聽什麼音樂?」「有沒有想推薦給讀者的聲音?」時,米莎苦惱地說,在接觸民謠十多年後,現在以廣泛接觸多元音樂為主,因此時常聽爵士樂、藍調的曲風。但身為民謠歌手,她希望讓更多人聽見在地的力量,因此她向我們推薦了:王昭華、陳永淘。
 

米莎眼中的王昭華,是個溫暖、俏皮和女性纖細力量的化身,是歌手亦是作家的她,歌詞細緻,充滿美感(如〈阿爸彼兩甲地〉、〈寂寞的島〉)。而同為以客語創作的陳永淘,米莎將他形容為「保有赤子之心的吟遊詩人」,性格任真、社會責任心強,用自己的音樂傳達信念(如〈水路〉、〈頭擺的妳〉)。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