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展觀點】自然、機械與宗教,自我探索生命的能量——談梁任宏《被動式》藝術座談(上)

藝術評論家許遠達曾在〈「機械禪」說法——談梁任宏《被動式》個展〉一文提到,其作品呈現了對探索生命的興趣,進一步引發他對於存在生命與自然中能量的探索。人作為生命,他與環境的關係是什麼?成為梁任宏作品中不斷地探索的議題。
【策展觀點】自然、機械與宗教,自我探索生命的能量——談梁任宏《被動式》藝術座談(上)

梁任宏前言-01
 

梁任宏個展《被動式》(Waiting for activation),展出「反ㄧㄥˋ派」、「人機繪」、「有夠骨力」、「我思故我不在」四個系列作品。當代藝術展場B.B.ART在2月27日,舉辦《被動式》藝術座談,特邀藝術家許遠達、影片工作者陳薇共同分享,如何用文字與影像詮釋《被動式》作品精神,以及和梁任宏的合作過程當中,彼此的激盪與感想。搭配作品形象片及創作者想法反饋,我們試著瞭解創作動機,以及在這當中被策動與感動的過程。
 
 
被動式,一個開始而沒有結束的問題
 
在B.B.ART二樓談起這次的《被動式》,三人最大的共鳴竟然是「焦慮」情緒。陳薇與徐遠達這麼說著,「焦慮是會傳染的!」就像人們被動地承接著外界的情緒與反饋,而作品彷彿也是那樣的載體,以我們的情緒豐富了作品本身,又將一切反映於眾人面前。梁任宏開玩笑地說:「當你一切想求好的時候,那焦慮感將雖之而來;但若創作的時候沒有焦慮,那麼就可以停止創作了。」所謂詮釋,便是希望以自己的方式完整呈現創作中的特殊理念,又小心謹慎地保留原有作品精神。
 
 
「反ㄧ ㄥˋ派」:硬度、映射、反應,追求自我存在的狀態
 
堅硬的不鏽鋼質地,結合流線型曲面外觀,造成感官強烈地衝突,看似冰冷剛硬卻極具生命力與生物性。陳薇說,這系列作品雖然擺放在室內,但卻有種大自然的氛圍。因此在影像呈現上,也以觀者的角度,加入相關元素,例如配樂就有種自然音律安定而迴盪的頻率。藉由「反ㄧㄥˋ派」的三項創作原點,我們得以從邏輯世界當中看見另一個非邏輯、充滿創造力的世界。

 

20151212_7428

以手推動「反ㄧ ㄥˋ派」關節,人跟不鏽鋼雕塑的互動端靠觀眾的觸碰力道,
舞動出不同的軌跡,每件作品隨著運動方向的不同展現多元的樣貌。

 
其實我發現在梁任宏的作品當中,有一項中心思想是要破除「絕對」的界線。金屬素材的冰冷觸感,結合自然線條變的柔和而飽滿;看似被動地陳設在展區中,但當觀眾伸手觸摸的當下,能量便開始傳遞到作品上頭,再反饋為我們自身。主動被動,是互相影響的,是彼此反應的。
 
有趣的是銀色鏡面在白色空間中,顯得特別耀眼,將周遭的人事物以及環境本身全部映射,卻又因為作品呈現曲面而悄悄改變了原有事物的面貌。恰似映射出人們在社會中的狀態,每個人都是一個載體,一個作品,可以藉由人際互動觀察到更多面向的「人性」,但又會因為每個人的獨特見解,而將事物呈現豐富價值。
 
IMG_5025-2

百合花隨著關節反轉,呈現空間與時間的流動

 
陳薇在製作「反ㄧㄥˋ派」的形象影片時,利用分割畫面呈現曇花一現的瞬間。「移動的瞬間,對我來說就是一格格的畫面」,影片中,有個百合花綻放的鏡頭,花開花落,切割成每個單格畫面,她說希望大家看到每個單格的瞬間,都是感動。搭配著心跳聲般的配樂,呈現熱血澎湃的脈搏動力。
 
 
「人機繪」:生命是流動的,關於結合與變異
 
「現在所謂的人為,好像把人不看在自然裡面,其實人也是屬於自然。機械也是由人的思維去創造。」梁任宏提起「人機繪」的創作動機,緣起於個人成長背景與生活經歷。梁任宏觀察著生命與自然的能量,做為人類,我們何以存在?如何與環境互動?成為他作品中經常談論的核心意識。結合早年在工廠工作養成的機械思維,以及對大自然如何孕育眾生而持續運轉的好奇,兩個元素一碰觸之下,便產生了作品最初的概念。
 
S__12509201-2
 
梁任宏分享,其實「人機繪」最初的靈感來自於喝咖啡,在攪拌咖啡產生的漩渦,讓他聯想起宇宙大爆炸以及圓周運動,這是萬物的起源,也是次序性、規律而和諧的生命狀態。「當我們想盡辦法的要控制,其實有時候也是沒辦法的。」梁任宏回答了徐遠達對於媒材接觸瞬間不可控制性及規律性的提問,「人生很多事情是基於巧合,不同狀態結合,則產生變異。」
 
IMG_4963-2

「人機繪」系列,是藝術家將畫板放在轆轤上旋轉直接手繪而成,線條隨著顏料和旋轉速度有所不同,
每件作品都是梁任宏的肢體與機械合作的結果,表現他如何思考人、機械的關係,也因此命名為「人機繪」。

 
徐遠達引導我們以哲學角度思考「循環」,生命是遵循某種規律性但從不重複,宇宙如此,自然也如此。「其實他就是一個『人』的問題,人怎麼去對應自然的問題。」藉由「人機繪」,我們試著思索人與機械以及人與自然的關係,如何製造變異,又如何回歸循環。在我看來,這些藝術家、工作者,甚至是你與我,不也嘗試著在這個看似定型化的社會,製造變異,產生創新?
 
 

一場講座,三位講者,數十位觀眾,甚至是正在閱讀這篇文章的你們,誰主動,誰又被動了呢?我們都像一個個骨牌,散落在這世界的角落,誰也不知道哪個舉動會觸發什麼樣的行為,但可以得知的是我們具有能量,而能量是會傳遞的。
 

(長長的話只能短短的說,談梁任宏《被動式》藝術座談仍未完待續⋯⋯)
 
 


講者簡介
 
藝術家 梁任宏
對於梁任宏而言,對大自然的崇敬和重視環境意識是其創作的終極關懷,他認為環境喪失了倫理,大自然的運行必然脫序,當大自然崩解到難以忍受的程度,自然會以流變,來取代平衡。他的自然能美學觀點,是由觀察人類文明與科技的發展所造成的人與環境之間的疏離感受,所作出的反應。
 
三乘影像事務所總監 陳薇
她監製影片、發掘導演、教授影片課程、與國外團隊跨國合作,並執導自己的影片創作,實為一位充滿活力及多面向思考的台灣新世代影片工作者。
 
藝術評論家 許遠達
曾任臺北藝術大學美術系碩士班邀請評圖委員、西南奧克拉荷馬州立大學邀請駐校藝術家、美國德州理工助教、臺南科技大學美術系講師。策劃多次聯展,並經常在《藝術認證》、《藝術家》、《藝術觀點》發表藝評。


 
 
文/鄭亦庭
圖/B.B.ART、梁任宏提供
責任編輯/曹凱婷
 
 

延伸閱讀
【策展觀點】自然、機械與宗教,自我探索生命的能量——談梁任宏《被動式》藝術座談(下)
B.B.ART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