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給你的世界】林育昇/請讓我們繼續勉強自己:正視醜陋,還要為其奮鬥

這一篇,不提實習過程,只說過程中的深刻省思。作者以他獨特的書寫,分享自己在實習期間看見世間醜惡的時候。他覺得恨,卻拒絕去脈絡的指責,相信那並非邪惡,而是無知。
【送給你的世界】林育昇/請讓我們繼續勉強自己:正視醜陋,還要為其奮鬥

送給你的世界
面對不曾消減的敗壞與瘡瘍,心底總有那麼一股恨,一股縱使隨著成熟而漸淡,卻始終揮之不散、根深柢固的恨,不安分地鼓動我排拒、貶低,甚至殺戮、刪除不配活著的罪人。

錯誤與遺憾發生時,寧可相信緣於無知而非邪惡

 

目睹人性的黑暗席捲身旁羈絆,除了震撼與憤慨,更多的是愈發猖狂的混亂、更加混沌的迷失。望著那些陳年卻未曾結痂的傷口,我不願想像你們如何反覆承受,更不願眼睜睜看著利刃繼續妄為。包容與懲戒自此撕扯,該如何面對兇手?那粗暴的言行、跋扈的自私、視容忍為當然的傲慢,與濫用善者心力的狂妄,毫不留情的質問著,我對「人禍」的信念。
「錯誤或遺憾發生時,如能擇取無知或邪惡詮釋,盡力以前者評價之。」或許這樣的作法很傻,卻是相對溫柔的同理起始,提醒自我在尚存心力時,嘗試理解對方是否早已重傷,或暴行背後隱藏苦無語彙的慌亂,與溝通的渴望。

縱然難以否認惡意實存,但我相信,更多的災厄是無能為力下,本能性的不知所措招致的惡果——不論來自惶恐搖擺的家長、慌張憤怒的親屬、無力自覺的編輯、不安逞強的孩子,抑或正在學習的每一個你我。

請讓我們繼續勉強自己:勞者多能,與人為善

 

面對錯誤,該著手改善的是無知,而非去脈絡、歷史的罪狀指責。我情願天真的假設人們都已盡力,卻受制於某些無能自主的存在,而無法純粹實踐理性、良善。畢竟,沒人能斷定,如與他者歷經相同命運,是否真能選擇善良,而不淪為自己唾棄的對象;又或者,在變成自我厭惡的模樣時,還記得討厭自己。
可是堅持不只正視醜陋,還要為其奮鬥,好不容易。他人地獄將不再使我們優越,而是苦痛生處。當認清無法阻止互傷的悲劇取代正義,如何承受越努力卻恐越只能徒然觀望的無力?

但說愚蠢也好,迷信也罷;如果不這樣想,有時候真的不知道人有什麼值得被愛,世界有什麼值得留戀。因此,請讓我們繼續勉強自己,用過於嚴苛的標準自評;縱使因而難得快樂,卻永不至於墜入放棄或冷漠的絕境。

「勞者多能,與人為善。」一直是我欽慕的追求。

不被肯定的時候,走過焦慮的4個反思
能與心中的典範用餐,總是件幸福的事。縱使密集的資訊、精煉的言語在在反襯了自身的匱乏,但談話結果仍舊令人滿是鬥志,並不忘謙遜琢磨與紮穩馬步。而在如此連續又扎實的打擊後,我也才更加清楚:過去的自己究竟逃避了什麼?現在的自己應該做什麼?以及最重要的,未來的自己真正要的是什麼。

 

回想起來,每當不被肯定時,我總依序以下幾個面向省思,不論正確與否,都感謝這樣的思路陪我走過,那些必須努力壓抑焦慮的日子。

起手式,辨識評價合理性;不讓失準的量尺誤導尚未成熟的心志。
再者,確認改進的腳步沒有停止;維持盡己所能的步伐,晚些到達並非刻意延宕。
第三,學習降低被肯定的需求(像我曾只在乎好友、女友與學習典範的看法,偶爾斟酌陌生他者的評價);也相信只要清楚在對的路上,掌聲噓聲都不會影響。
最後,如果前述已然滿足,卻仍不斷收到惡意評判;則主動爭取有把握的機會,適時地轉換社群。
只是,即便有以上省思,在遭遇他人否定時比較不會憤怒或失望,但終究是尚未找到度量自己的適宜方法。我態度仍是承認自己還不能為這世界創造什麼美好,相信許多問題出之在己,有時甚至連減少錯誤都意識不到。或許,無法相信別人會喜歡這樣的我,也是一種病態吧。只能摸摸鼻子,繼續低頭努力了。

 

文/林育昇
圖/使用Visage製作
編輯/曹凱婷


同作者推薦閱讀
【十八分放大】平庸之惡:真正的中立並不存在

 


關於作者
林育昇,大學唸的是人文學系,但其實讀的書很雜,總是覺得自己不足。心懷社會,關心教育。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