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給你的世界】薛家瑞/用以致學的實習,不得不爭的中國 |天津光寶實習

 
海外實習,不只是實習,更多的是對當地的觀察體會。在大中國待久了,人好像變得自私,過去沉睡的獅子,醒來,蛻變,養出了十三億人口下不得不爭的狼性,令人嫌惡又同情。
【送給你的世界】薛家瑞/用以致學的實習,不得不爭的中國 |天津光寶實習

送給你的世界
 

大學生涯中工讀的經驗不少,但真正到企業裡實習倒是頭一遭。在「光寶科技」的暑期實習計畫中,我被分配到天津廠區中隸屬於SMDII(指「表面貼焊零件」的其中一個事業部)的車載線,主要生產應用於汽車的LED元件。兩個月的實習過程中參與了些許部門的專案,很慶幸的,車載線為一新闢建獨立不久的產線,主管讓我負責標準工時的建立、產能及人力需求分析、人力配置最佳化規劃,給予我極大的發揮空間,結合自身科系所學以達成交派的任務。
 
 

去實習,真的有學以致用嗎?
 

本科所學偏向管理的工具手段與解決製程問題之方法,其實對於LED相關產品的原理和詳細製程並無透徹的了解。
然而,縱使我僅是個實習生,但我早已做好拋開學生身分的準備,把自己定位在正式職員的角色上。為了熟悉大架構與每一站作業的要點,不論是隨製程工程師和領班實際作業,或是閱讀充滿工程術語的英文簡報,甚至透過百度等,察、查、問、記、做,大概是最常做的事情。
 
光寶
 

這讓我深刻體會,不只是實習,職場上的學習動線應是如此,實際動手做,才體會學得不夠,自己還太弱;犯錯了,才知機智不足;若備受讚揚,則開心一下子就好,之後馬上再精進。所以如果你問我,去實習,真的能跟學校教的緊密結合嗎?不能說完全沒有關係,學校訓練我們的邏輯和解決問題的思維還是在的,但與其說學以致用,我倒覺得其實是「用以致學」。
 

學以致用不能涵蓋全部,用以致學更是驅動個人與組織成長的力量。
 
 

強悍主管的溫柔引導
 

很幸運的,我有一個對我以高規格要求卻同時也很關心部屬的女主管,在我每次提出疑問或意見時,不馬上告訴我解答,而是要我自己找答案,促使我在遇到問題時先臆測其緣由,再實際到產線、或是從工程員作業過程中探尋。在會報上也引導我:哪些是廠長想聽的成果,要強調;哪些是廠長期待看到的數據,要突顯;哪些是盡量需避諱的語句⋯⋯等等,讓我在會議場合表現更得體,落落大方。
 

最特別的經驗是,在實習過程中主管要求我輪值兩天的夜班,從晚上七點進廠,直到隔天早上七點,天色漸亮,耳聞鳥鳴聲,然後下班。她讓我上夜班並不是要操練我或特別指派什麼任務,除了觀摩白夜班交接的作業以外,最主要目的是要體會基層作業員的辛勤,在上位者若能明白下層的辛勞時,在某些組織層面及制度上運作的可行性也會更高。
 

她那兩個月的帶領,在我心中種下一份很深刻的回憶,這股強悍的溫柔特別令我敬佩。
 
 

海的那一邊,大與小的衝擊
 

身在海外,文化衝擊是必然會遇到的,有好多事情需要適應。
從最基本的,適應不同口音,在對談過程中才能交流產線事務、了解每個人特質,並於工作中培養情誼,建立互信。此外,部分生活習性也叫人難忘。還記得剛來的第一週,逛Uniqlo時目睹許多大叔直接脫掉上衣進行試穿,讓我震驚不已;還有一次,週末到秦皇島海陸合一樂園,在廁所洗手台旁撞見大媽們逕行上空更衣、清理身上沙粒的畫面。
 
天津與北京都曾是租借地,現今仍留存許多歐式建築,而天津的佛羅倫薩小鎮,更是座富有濃厚義式風格的大型名牌折扣商場,走在這,彷彿置身於威尼斯的迷漫與羅馬競技場的壯烈之感。
夜晚浪漫迷人的濱江道,像極了電視劇千金女賊白狼與蔣欣邂逅的場景,海河的夜景更是美得絢爛浮誇。
 

濱江道
 

中國地大物博,這在我剛抵達北京機場時才真正有所體悟,領取行李時需搭乘類似捷運的接駁車才得以抵達。
在頤和園穿越蘇州街,繞至外圍前往佛香閣,遙想當年慈禧太后端坐在這高塔上,居高臨下風景收盡眼底,瞧見眼前的昆明湖,回頭一看才驚覺,我才走了導覽地圖上一小指節的距離,而自己又是多麼的渺小。

 

最印象深刻的一次旅行莫過於八達嶺長城之旅,在回程的火車入口柵欄打開那一剎那,彷彿是電影明天過後的場景,又或者,後方有隻酷斯拉襲擊而至,大家拚了命的狂奔、想超越前面的人,為的就是爭得一個位子或是避免上不了車。
 

每次週末離開廠區到北京走走晃晃回來,就會覺得,好像在大中國待久了,人會變得自私,因為不自私,就會被別人佔了大便宜,聽起來很諷刺卻很真實,讓人嫌惡卻又有些同情。從過去沉睡的獅子,醒來,蛻變成為,十三億人口下所塑造出的狼性,不爭,就會被搶走,先發制人為上策。而台灣在迎戰紅色供應鏈風暴之際,再加上經濟政策、政治定位等錯綜複雜棘手之議題,在團結齊心、擴大視野、提升自我等層面,還需多做努力。

 
長城
 
 

海外實習不只是實習,更多的是體驗與融入

 

這是我第一次離開台灣在外地生活這麼久,家人朋友都曾問過我,會緊張嗎?還習慣嗎?若說沒有任何一點不適應,那應該是騙人的,這兒的食物沒有像寶島平價又美味、多元化,服務水平是天差地遠,文化素養的落差更不用說,但與其抱怨種種的不喜歡,何不試著挖掘台灣所看不見的風貌、從工作與生活中找尋新鮮感?
 

我很喜歡那兩個月的生活,除了實習期間的公務之外,與公司裡的同事交流討論是我最喜歡的事情,談論的範圍相當廣泛,辦公室的高階製造和修護時常問我台灣哪兒好玩,彼此也以互重的態度與開闊的胸襟切磋過兩岸統一獨立與否的想法,也談論簡體繁體字差異、選秀節目中國好聲音,交流彼此的大學考試機制與熱門科系,甚至是對當時天津大爆炸的看法與省思等,對我來說是個很特別、很難以忘懷的經驗。
 

薛家瑞
 
海外實習不只是實習,更多的是體驗與融入,出去了之後才體認到家鄉的美好;體認平時太過於安逸;體認外面的世界是多麼的大、多麼的不一樣。
 

 

人生像個水杯,滿了就是分享傳承的時刻
 

兩個月的實習,承蒙許多前輩們的照顧,最具啟發的是人資經理分享的一段話,他說:「人生就像一個水杯,努力從空虛見底倒為盈滿,滿到一個程度也許煩膩了,那就把裡頭的水倒出來,分享、傳承,然後重新將水注入,或是別種溶液;又或者,試著換大一點的容器,倒得更長遠。」
 

暑期實習結束返台後,也促成另一個開端。
一個機緣之下,將光寶科技推薦給「成功大學職業生涯教練計畫」,一個邀請二十多間企業高階經理人前來與學員互動、經驗分享、甚至專案實作的計畫。

 

企業參訪中,以不同的身分再度踏入內湖總部,但想要切磋激盪出更多火花的沸騰之心未曾改變。

 
0204_光寶企參
 

在資訊開放且取得容易的世代,我們何其幸運,透過各種方式使我們在還沒正式進入職場前,就能對工作的輪廓有初步了解,除了珍惜與善用這些資源,把不好的過濾、好的分享,進而延續傳承,顯得格外重要。

 

 
文/薛家瑞
圖/薛家瑞提供
編輯/曹凱婷

 


 
關於作者
薛家瑞,高雄人,目前為工業管理菸酒生。
臉肉肉的、腿細細的,能歌善舞,熱心服務,喜歡爺爺奶奶。

 

家瑞快問快答:爸爸比男友重要!
Q:地震的時候第一個念頭是?
瑞:我跟奶奶躺在床上,等它搖完,想說:要跑嗎?應該不用吧?
Q:睡前必做什麼事?
瑞:上YouTube聽一首歌,用手機。
聽完再把網路關掉~
Q:最近聽的一首歌?
瑞:別怕我傷心,大陸節目「最美和聲」,張杰。
原唱張信哲。
Q:最欣賞的人?
瑞:最近參加個案討論研習營
認識的何明城老師
。
Q:想要什麼超能力?
瑞:過目不忘
,從大海裡立馬找到重點!
Q:爸爸和男友選誰?
瑞:爸爸~(編按:真是毫不猶豫)
Q:胡歌和霍建華選誰?
瑞:胡歌!(編按:全世界都選胡歌)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