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種台南】我們不是做黑的!躺著體會老派紳士的享受--華谷理容院

「理容」是整理人們的儀容,讓人改頭換面,煥然一新。理容院和現今流行的美髮沙龍最大的差異在於服務項目與對象。傳統理容院則是為男士打造盡情放鬆享受的空間,服務項目更是五花八門。
【一百種台南】我們不是做黑的!躺著體會老派紳士的享受--華谷理容院

 

理容院≠家庭理髮
 

理容院,在我的印象中,有著灰白磁磚、大理石地板和有些黯淡閃爍的日光燈,裡頭有著許多親切的阿姨阿桑,會大聲招呼婆婆媽媽們,奉上熱茶並笑著詢問:「今天想sedo什麼?」但這次來到安平的華谷理容院,我才明白,原來我所描述的,是「家庭理髮」而非「理容院」。
 
「理容」是整理人們的儀容,讓人改頭換面,煥然一新。理容院和現今流行的美髮沙龍最大的差異在於服務項目與對象。美髮沙龍的顧客不分男女,但多為女性提供髮型設計及保養;傳統理容院則是為男士打造盡情放鬆享受的空間,服務項目更是五花八門。
 

理容院8大享受icon組圖 _2015_1116_淳

正港理容院的八大服務

 
為男士量身訂做的全套服務
 

日治時期除了引進先進的硬體設備之外,也同時讓西方的生活文化在台灣落地生根。理容院特別針對男士需求打造全套服務:舉凡刮鬍、修剪鼻毛耳毛、修甲、擦鞋,應有盡有。理容院便是由那時帶起風潮,被視為紳士打理門面、追求生活品質的象徵,更是提供一個專屬男性能夠放鬆充電的空間場域。這就讓我聯想到日本男人下班後的居酒屋,是在高度社會期待之下,能夠讓男人們卸下武裝的地方,享受片刻安寧。
 
「你們有沒有發現理容院比想像中安靜很多?」第二代老闆娘敬淳姊看著我們小聲地解釋:男生們不像婆婆媽媽們喜歡聊天、講八卦,通常來這裡就是躺著休息,「所以和美容院那種三姑六婆喧嘩差很多。」我望向旁邊正在剪頭髮的伯伯,不發一語地閉目養神,果然真是如此。
 
所謂紳士風範

理容院是紳士文化的代表

 

不只頂上功夫了得,幫你面子裡子都顧到了
 
從角落中「蒸飯箱」造型的蒸汽機拿出熱毛巾,兩三秒的冷卻後,小心翼翼的敷在客人臉上,等待著毛細孔張開。另一方面使用刷具,在溫水中重複搓揉肥皂起泡,將泡沫抹在客人臉上,再用老式刮鬍刀輕輕地除去鬍渣。「這種事情急不得,慢工出細活。」敬淳姊說到了理容院與髮型沙龍最大的不同處,在於「時間」。理容院不求快速,而是全然地放鬆與享受。

 

華谷理容院的地下室設有經絡按摩的包廂,裡面的「床」使用剪髮椅取代,鋪上厚實海綿墊,我們或趴或躺地繼續訪問,這也是另一種特殊體驗。三十年前,理容院開始結合按摩,老闆娘為了提供顧客更舒適的享受,在包廂內放置電視與錄影帶機,提供錄影帶、電影、豬哥亮歌廳秀任君挑選,客人進到理容院就是大爺!華谷引進影視設備和MTV在台南開始流行的時間差不多,「說不定我們還有可能比業界MTV還早呢!」,她語帶俏皮地說。

 
其實理容院也是做口碑行銷。除了理髮之外,掏耳、刮鬍如此親近的互動,需要客人的十足信任,因此設計師阿姨們都會和客人「搏感情」,親切和品質,是理容院的一大優勢。「每個阿姨都在這裡工作大半輩子了,而不會像髮廊的年輕設計師,剪個一兩次就離職換人。」固定設計師,熟悉老顧客們的需求及上門頻率,再搭配口耳相傳的推薦,是理容院在台灣生存一世代的秘方。
 

received_1056505814380751

當天在經絡按摩包廂躺著約訪,右一為第二代老闆娘敬淳姊

 

理容院又區分為三個等級,差別在於服務精緻度及環境舒適程度。「理髮椅的數目超過五張以上,就是一級的,觀光級!」敬淳姊笑著說:「妳看我們家的環境,就可以猜得到,我們家以前也是介於一二級的理容院。」話語中聽的到她對這裡的自豪,但同時也可以觀察到她對於理容院現在處境的擔憂。敬淳姊最後提到了關於華谷理容院募資計畫的發想,她想利用大家的關注,讓大眾重新認識理容院的文化脈絡,撕掉台灣社會對此的錯誤標籤。

 

常民生活文化脈絡,從清朝髮辮到現代髮型
 
「為什麼剪髮的工具與技術都在演進,但理容、理髮這個職業在台灣卻變得很不值錢,和生活脫節?」敬淳姊緩緩說道,透過這次募資案,她親自挖掘其中的脈絡,想藉此讓社會大眾看到這遺失的生活文化性。
 
從清末開始,便有不少士紳開始注重儀容,在當時最繁榮的上海,有著歐美各國最先進、新潮的設備與工具,日後都被一一引進中國,再輾轉來到台灣。追尋歷史,若是標榜「上海式」的理容院,那就等同於米其林三顆星的餐廳一樣,品質保證,走在流行尖端的翹楚。

 

讓大家知道老派理容院有多厲害

美娜士理髮廳+太平洋理髮廳
 
但好景不常,二十餘年前,新式髮廊、美髮沙龍迅速竄起,同業競爭激烈,理容院也因此走下坡,同業各自尋找出路。有的理容院轉作卡拉OK、按摩,甚至染黃,結合影音與性交易,造成社會大眾對理容院有著龍蛇雜處、情色的負面觀感。這無疑是沉重的打擊,招攬不到新客人,又隨著時間流失老主顧,因此許多理容院紛紛歇業。「手藝失傳也是我們很擔心的。」敬淳姊說,掏耳、刮鬍這樣傳統技藝找不到年輕學子來繼承,恐怕就會面臨失傳,隨著這產業走入歷史。

 

理容院只是台灣百業的其中一個例子
 
社會對於職業有著某種程度的偏見,這現象導因於文化性的喪失,若能重新發現,就有機會可以賦予價值。「我真正想做的是投石問路,希望喚起群眾意識,對生活中的傳統多留心,探究其背後生活脈絡,包含在我們生活裡面的細節。」敬淳姊說出她的初衷,打動了我,希望也對正在閱讀的你帶來不同的感受與反思。


來理容院作客吧!這裡有著台南氛圍:慢生活與好品質,更有著像是自己家的溫馨感。若說老店和潮店最大區別,在於經驗和主客之間的默契,還有著隨著歷史淘洗而成的無數故事。

 

故事,始於對話與借鏡。大家都當理所當然的事情,背後的故事是甚麼?

我們也可以從聽眾變成說書人,甚至是實踐者,把精神與力量傳遞出去。

 
 

延伸閱讀
《來華谷理容院作客》群眾募資專頁

華谷理容院

 

文/鄭亦庭

圖/鄭亦庭、華谷理容院、太平洋理髮廳、美娜士理髮廳提供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