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踐者】專訪華文APP《三十九篇》:社會企業?We are business,商業本該行善!

與其說是電子書,不如說《三十九篇》是個全新行善計畫。他們的「平行幸福」理念是這樣的:只要台幣32元,就能閱讀39篇好文章,還會有人會因此而得到幫助,同時感覺幸福。
【實踐者】專訪華文APP《三十九篇》:社會企業?We are business,商業本該行善!

 

七夕那晚,我坐在台南家中,和遠在香港九龍的《三十九篇》兩位姑娘——鯨想建構總監Michel、發行及製作總監小英進行線上訪談,共度愉快的一個半小時,結束時已近十點,鯨想首席創意執行長Josie還待在辦公室。
 
10848869_405378339638004_5249473140603509650_o
 

「鯨想」旗下目前已公開的業務項目有三,各自獨立運作,像是子公司,《三十九篇》便是其一。聽來好像是個很大的集團?其實整個團隊也不過十幾人,主要成員多是同一組人馬,多是年輕的香港姑娘,因為相信同一件事,自2013年創立以來,一直非常努力,用鮮活有趣的方式實踐他們的夢。

 

他們的夢想,真的就跟鯨魚一樣大。

 
 

文字有價 慈善機構、作家、《三十九篇》共享收益
 
「商業本身肩負社會共享與分擔的責任,」Michel說,「好的商業應該是解決問題,而不是變成社會的問題。」留著一頭長黑髮的Michel,有著很香港的急性子,說得一口漂亮的北京話,間或摻著幾句英文。她的職稱「建構師」令人摸不著頭緒,她說,自己主要是負責整個鯨想各個項目最初的架構發想、APP架構與IT部分,現在各項目上軌道之後,她也扮演公關角色。
 

《三十九篇》是一個華文閱讀App,有點像是以App呈現的電子書,但更是一個文字行善的全新計畫,且打從一開始,就不滿足於香港,而決心要兩岸三地同時推廣。這項產品,並非從紙本或電子書轉載到App上,而是有著許多巧思的原生App,非常貼合手機不離身的現代人。「只要付出港幣8元(約台幣32元),就能得到39篇好文章,富足自己心靈的同時,也可以幫助慈善團體。」Michel說,他們也希望人們在使用手機時,別再只是瞎滑FB,而能讀些可以帶來感受的文章,「在你閱讀的時候,有人會因此而得到幫助。大家在不同時空做不同的事,但因為《三十九篇》,讀者和遠方的人兒有了小小的連結,同時感受幸福。」
 

這便是《三十九篇》的核心價值:平行幸福。
 
39app
 

你或許會疑惑:行善有很多方式,在網路便捷、書本很難賣、人們對文字越來越缺乏耐性的今日,他們為何偏偏選擇做文字事業?這群自認不太「文學」但對「文字」有感的團隊相信,「我們說著共同的語言,每個人都能用文字表達思想,文字沒有高低,也不一定要很文學,但文字有力量,而且絕對有價。」
 

這群志同道合的夥伴,認同慈善應當作為商業裡不可或缺的一環,相信文字的價值,於是發展出了「價值共享」的商業模式。「文字有價,可以放到更多人的身上。」消費者會知道,他所付出的金額裡,不僅只回到《三十九篇》的營運,也將分享給作家,以及作家指定的慈善機構,三者所佔的比例是3:3:4——很難相信吧?慈善機構所得竟然佔了最大的比例,而他們卻說,「有人問我們是不是慈善企業、社會企業?都不是,We Are Business!商業本該行善。」
 
至於,相信很多人都和我一樣好奇:「為什麼是『39』篇?不是其他數目?」
Michel頑皮的說,「祕密!」
⋯⋯吼又。
 
 

貪玩又拚命的團隊,讓文字奇特又好玩

 
《三十九篇》推出後獲得的幸運與驚喜,背後有一群又貪玩又拚命的團隊。
 
39team

第三排左為Michel、中為小英

 

偶然因為朋友,而在《三十九篇》正式上線前便聽聞。雖還有些摸不著頭緒,不太理解他們想做什麼;然而,他們粉絲專頁上別出心裁的文案與圖片設計,都非常吸引人。後來持續追蹤他們的訊息,接觸了實習計畫,慢慢理解:啊,原來「#徵文星期二」這樣的標籤,就是一個徵文題目;原來「#文字實驗」是他們希望讓大家參與的一些文字活動⋯⋯不由得嘖嘖稱奇:能想出這些奇特文案、企劃的都是些什麼樣的人呀?

 

新創公司、新的商業模式,有許多要克服的困難;如何讓人懂、讓人有感,並且願意投入,就是其中之一。「一開始我們什麼也沒有,只有理念,」負責內容的小英聲音纖細,「很幸運地,黃韻玲、董啟章答應邀稿,在之後就容易許多。」
 
《三十九篇》的文章,不僅向各界名人邀稿,更與不同領域的社群合作出題,向兩岸三地廣泛徵稿,其中不乏天馬行空的題目如「青蛙是大象變的」、或是「兩人共寫」的新寫作形式等,特邀與徵文各佔一半比例,希望能觸及更多元的讀者、作家。Michel說,「香港人不太看書,也不太寫作,但從徵文中發現,真的有人願意提筆寫作投稿。最驚喜的是,第一次徵文在半個月內就有250篇來稿!」

 
在文字如此難以令人停留的時代,她們在徵文活動中意外發現許多文字令人驚艷,像是白歆惠的〈黑潮〉,以簡短的文字訴說一個關於回家的故事:「所有思緒、情緒,所有未知無形的意識,所有被浸透的潮濕,那無盡蔓延的黑水,變成了黑潮。那是復滿生命力、充滿愛的洋流,是救贖。」
 
白歆惠
 

小英笑說原本真沒想到白白這麼有文采,「模特白白本來覺得文字是屬於自己的東西,其實私下很喜歡閱讀,但不想表現於公眾,覺得很個人。」而以讀者身份來讀,在各篇文章從中發覺兩岸三地不同的寫作特色,也非常有趣。
 

「小玲姐也很友善,直接把稿費捐了。」不只他們,台灣超人醫師徐超斌、歌手郭靜、插畫家Duncan、中國名主持人柳岩等人也大力支持,透過名人的影響與號召力,《三十九篇》慢慢取得大家的信任,吸引愈來愈多人參與。
 

「我們去年到香港書展,聽作家的講座——那是我們一位成員研究所論文的研究對象,而她正巧在路邊撞見作家,立刻衝上前邀約合作,」小英笑說,「雖然被婉拒,但我們一直很努力。」憑著一股傻勁,今年,《三十九篇》在書展已有了小小攤位。

 
這樣的《三十九篇》,讓許多人深受感動,「實習生計畫其實來自許多人的回應、私訊、分享,有些人表示很願意幫忙、希望可以合作,於是便有了這個計畫,讓更多人一起玩、一起成長碰撞。」
 

他們的「幸運」可還沒結束——《三十九篇》第一期更獲得企業家贊助港幣一百萬,讓許多人能夠免費讀取!這項意外的收入,不僅鼓舞了團隊,更實質幫助了需要的人,例如湖南女孩蔣湘娟。

 
 

實現平行幸福:罕病家屬湖南女孩蔣湘娟

 

當時,團隊想:何不向有特別經歷的人邀稿?於是,他們從「鯨想」幫助過的人找起,邀請蔣湘娟寫稿。蔣湘娟來自湖南,她的父親是礦工,因為職業,吸入過多粉塵,得了「塵肺病」,確診為第三期,這樣的罕見疾病,對於年收入才幾百人民幣的蔣家來說,是很大的負擔。小英說起最近團隊想再次探訪他們家,「得搭乘四小時大巴,再坐一小時車⋯⋯聽說又塌了!」

 

在老師幫忙指導下,蔣湘娟寫下了非常動人的〈愛的代價〉:「我從不和他交流,或許就是因為我從不與他交流,才導致了我對他意見那樣深, 對他那麼討厭,甚至去恨他。」 她的父親工作表現不錯,但總是很忙,回家也與家人互動不佳,直到爸爸生病,遭遇不好的事、在家休息,多了相處的時光,父女倆才打開了心結,原諒了爸爸。「父愛是我心中用不凋零的花朵,這個讓我又可恨又可愛的人,陪我走過童年的風吹雨打,陪我看花季,雨季的世事無常,陪我體會人生的滄桑變化。而對父親,這一詞的理解,卻需要一個漫長的過程,或許,這就是愛的代價吧!」
 

 

這篇文章非常真實,有血有肉,愛恨情感強烈,非常動人。蔣湘娟賺得的稿費,以及指定捐給救助塵肺病的機構「大愛清塵」的善款,都將給予蔣家實質的幫助,《三十九篇》平行幸福的理念,真正實現。「第一期的慈善機構可以分到港幣一萬,幫助了許多經營困難的機構,當初也沒想過捐款可以這樣,幫助流浪動物、罕見疾病患者等,沒有很大,但已經可以有所改變了。」

 

 

文字不只一種樣子,行善亦然
 
這半年來,《三十九篇》已發行三期,後面兩期因為沒有第一期那樣龐大的贊助,而有些困難。新媒體時代,人們難再專注於樸素的文字,《三十九篇》心裡很清楚。「我們覺得,是文字放到多媒體,而不是多媒體裡有文字。」Michel說,「文字不該只有形體,而該有不同的型態,空間可以很大,也可以有影像、聲音和文字,也可以互相配合,」這也是為何他們不只發行文字、也發行可以聽的版本,讓讀者也可以透過耳朵閱讀,朗誦的人會自我介紹是哪裡人、在哪朗讀,讀者透過耳朵閱讀文字,更有臨場感;粉絲專頁上也不時推出短片,就像是會動的文字。

 
然而,儘管這麼努力,《三十九篇》仍正面臨轉型與思考。第四期即將在明年初發行,最近,他們正積極找尋能做WebApp、growth hacking的人才,小英神秘的說,有個音樂計畫,還有很多別的都在發想階段,歡迎台灣大學生、能做WebApp的人才加入。
 
 
長田弘詩〈第一次提問〉:「在這個輕視語言的時代,/你還會相信語言嗎?」《三十九篇》不畏艱難,不怕失敗,無論他們是否能實現某讀者想訂閱十年的願望,都已讓我們看見共享時代的新行善方式。想起前陣子很紅的文章〈什麼是特權?〉,原來,還能相信「努力就能成功」就是一種幸運;而幸運的人,要比別人付出得更多,如此才對得起自己的幸運——《三十九篇》與所有訂閱讀者,就是這樣實踐著。

 
 


延伸閱讀
《三十九篇》官方網站
 
 

文/曹凱婷
圖/三十九篇提供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