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種台南】解放雙足,回歸自然——府城百年木屐

座落於台南西門圓環,與車水馬龍的情景相互呼應,高掛著「府城百年木屐」旗幟的「振行鞋行」,已在此屹立數十年。蜷縮在店面一隅,老闆郭宗興、鄭百玲夫婦,時而埋首敲打鞋面,時而抬頭招呼顧客,午後陽光照映,古樸的模樣,彷彿是時光流轉後的舊時府城。
【一百種台南】解放雙足,回歸自然——府城百年木屐

座落於台南西門圓環,與車水馬龍的情景相互呼應,高掛著「府城百年木屐」旗幟的「振行鞋行」,已在此屹立數十年。
 

蜷縮在店面一隅,老闆郭宗興、鄭百玲夫婦,時而埋首敲打鞋面,時而抬頭招呼顧客,午後陽光照映,古樸的模樣,彷彿是時光流轉後的舊時府城。
 
 

你所不知道的木屐
 

IMG_4069 (1) (1)
 

很多人以為木屐是日本的產物。其實自春秋時期,中國便有木屐的蹤影,而後至唐朝國力鼎盛時,日本學僧到中國取經,才將其帶回日本發揚光大。現今的台灣木屐,一樣有如此誤解,被認作是源於日治時期統治的痕跡。事實上,卻是在施琅收復台灣時帶入沿海一帶的產物,而至日治時期,才深入先民的生活文化。
 

有別於日式的「人字木屐」,台灣傳統則是方便工作的「閩式木屐」。在早期漁農時代,不論是下田或出海,皆能看見辛勤工作的人們,腳踩著一雙厚實的木屐,「啪搭啪搭」,踏實地在這片土地努力著。
 

木屐與台灣文化更有密不可分的關係。俗語說「穿木屐好賺食,金銀財寶滿大廳」,意思便是在婚禮時,媒人會送上象徵「福氣」的木屐,當作是給予新人的祝福;再至日治時期,日本政府規定有身分地位的人才能穿人字木屐,因此,也被台灣社會視作「富足」的象徵。
 

「木屐」,一雙看似微不足道的傳統產物,乃蘊含著先民生活,累積而成的智慧。
 
 

踩踏歲月,走過興衰
 

IMG_4068 (1)
 

乘著遍地開花的木屐風潮,日據時期,「振行鞋行」第一代開創者郭全祿,到日本人開的木屐店從學徒做起,習得功夫後,便於海安路上創立了木屐製作工廠;後至二代郭澤根繼承,選定西門圓環現址開設鞋行店面,從此開啟木屐於府城的輝煌時代。回憶起鼎盛時期,每日都能賣出上千雙,連軍隊也會向鞋行下訂單的日子,老闆笑著說「那時的風靡程度,跟現在時下最夯的『藍白拖』有得比!」
 

後至四零年代,國民政府接手台灣政治後,為了杜絕「皇民化」的生活遺跡,禁止民眾穿著木屐。再至五零年代塑膠工業興起,快速量產又符合腳板弧度的塑膠鞋為之蓬勃,木屐的「厚實」變作「沉重」,也被視為過時的產品,乏人問津。為求生存,振行鞋行決定到市場批貨,開始販售塑膠鞋,以多元種類的鞋子吸引顧客,後來,連店名也改作「振行『膠』鞋行」。傳統的木屐產業,未來茫茫。
 

「人在谷底時才知道自己有多慘!」老闆娘苦笑回憶,當時不僅鞋行生意慘淡,老闆在外經營的建築事業也遭逢挫敗,為了躲避債務追討,整家人只能忍痛放棄店面、搬離台南,將家傳三代的木屐產業,轉交給店裡的師傅經營。
 
 

一半堅持,一半創新
 

IMG_4090 (1)
 

十多年後,原本在台南四處林立的木屐店不敵塑膠取代,一一倒閉,眼看傳統技藝即將走入歷史,郭宗興夫婦下定決心,回歸故鄉,傳承百年流傳的木屐價值。而有如命中註定地,一場「塑化劑」風暴,捲來了重生的希望。
 

「任何工業與流行走到一個階段,都會再回歸傳統。」甫回來接手鞋行時,兩人僅靠著一個小小的櫃位販賣木屐,生意起起落落。直到「塑化劑」事件引起民眾反思,過多塑膠產品對於健康造成的危害,自然環保的木屐產業才再度受重視,寂靜已久的振行鞋行也重回以往繁榮。
 

歷經過產業低潮,老闆也開始思考「顧客的需求是什麼?」經過與顧客溝通,他發現失去「與時俱進」的改變,是木屐逐漸淘汰的原因。於是,他著手打造各式各樣造型的木屐,也研發具有健康機能的版型,在傳統的木屐元素中,加入現代意識,混搭出符合時代潮流的木屐。此外,現今住所多為公寓大廈,為了防止木屐踩踏的聲響影響住戶,也在木板底部黏上橡膠,不僅減少聲響,也具有防滑的功能。
 

而「一半堅持,一半創新」,儘管隨著時代改變,老闆堅守的還是「用料實在」、「工法細緻」的紮實功夫。
 
 

忘不了的足底記憶
 

IMG_4067 (1)
 

「木屐鞋底很硬、不好穿,但你穿久了,絕對會愛上自在的感覺。」厚實的鞋底、簡易的鞋面,一雙木屐承載著時代記憶和足下踏實的感受,同時也懷抱老闆親手剪裁的用心,才能成就一雙符合心意的鞋子。
 

隨著西門圓環人車的流動,府城百年木屐「振行鞋行」,亦在敲敲打打中,循環,生生不息。
 
 


延伸閱讀

府城百年木屐

 
 

文/詹雅涵
圖/詹雅涵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