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會|識時不惑】深深的話要淺淺地說 資訊的目的是彼此理解

每一個時代,擁有屬於時代的對話場域。我們的當代,每個人的聲音都能夠被放大、匯集、分類,大量的資訊膨脹,隱藏了內容的單一化與空洞化,反映的是整個世代的焦躁浮動。在自覺做為訊息接收者的同時,也可能扮演著鍵盤敲打下的資訊傳播者。
【2015年會|識時不惑】深深的話要淺淺地說 資訊的目的是彼此理解

每一個時代,都擁有屬於當代的對話場域。我們的時代,每個人的聲音都能夠被放大、匯集、分類,大量的資訊膨脹,隱藏了內容的單一化與空洞化,反映的是整個世代的焦躁浮動。在自覺做為訊息接收者的同時,也可能扮演著鍵盤敲打下的資訊傳播者。

 

2015TEDxTainan年會-負成長時代,在第一子題「識時不惑」中邀請張鐵志、張志祺與曾柏文,一起來談談資訊與我們之間,能如何良善的共處與流轉。
 
 
持續發聲,讓信念發酵
 

DSC_6870

 

細胞的生命機制,會自動的凋亡,也會自動生長,不斷的接替循環而生命不斷延續。當新舊時代進入轉換的過渡期,面對新型資訊浪潮的衝擊,舊媒體正在衰弱,而新媒體正在產生想像、突圍,找到一些可能性。

 

台灣歷經從戒嚴走向民主,80年代言論解禁後,出現了許多報章雜誌。張鐵志觀察到,在商業利益導向的社會中,民主化的同時,也伴隨著商業主流化,公共領域逐漸的消失,時代快速地退潮。

 

2004年開始擔任專欄作家,2011年到香港《號外》做主編,政治系出身的張鐵志,選擇以自己所長,討論政治、文化和自己喜歡的搖滾樂,將視角切入台灣、中港,討論沒有被看見的議題。在今年,張鐵志回到台灣做媒體,他說:「公民必須有充分的資訊與知識,才能監督政府。」

 

舊媒體瑣碎、八卦、黨派化,有什麼可能性?張鐵志希望透過深耕報導,給予新舊世代新的價值與對話,聚焦台灣公共議題、國際中港與文化生活,除了要兼具深度美學與思想性,也要好玩。
 
 
這是一場你我都可以參與的資訊鍵盤革命
 

DSC_6871

 

迴轉壽司店裡,可以自由選擇自己要吃什麼壽司,但其實選擇仍被老闆所限制。被選中的壽司,往往也是看起來比較好吃的。張志祺以迴轉壽司比喻資訊,資訊爆炸的時代,選擇卻被限制了。

 

在流量導向的架構下,爆炸的資訊量開始內容開始空洞,僅剩下聳動的標題;另一方面,資訊會依口味餵養接收者,例如:Facebok演算法,會決定濾過哪些資訊呈現在頁面前端。如此一來,不僅我們吸收的資訊是內容毫無品質的,也可能某種立場被單一化,而加深意識上的對立。
圖文不符,要做的就是一件圖文超相符的事情。透過有深度,且容易被吸收的資訊,圖文不符希望能創造資訊良性循環。

 

「我們希望透過我們的專業資訊設計,來協助重要資訊的發聲,將資訊重新設計成好看、好讀,好消化的資訊圖表,讓深度的資訊被人看見,期望翻轉資訊的惡性循環。」

 

「資訊設計,就是一個雙面刃。」接受到支持的回響,也有反思的聲浪。一個有能力的資訊設計能夠讓好的資訊被看到,也能讓不好的資訊影響力提高,他可以創造溝通,也能創造對立。因此最重要的不是資訊設計這件事,而是回到自己的信念。
 
 
資訊應讓人理解彼此,而不是增加對立
 

DSC_6872

 

我們閱讀、搜尋資訊,但是否曾想過為什麼我們要閱讀?

 

人人都能夠透過各種管道觸及訊息,發聲相對於言論不自由的過去來的容易,於是閱聽者與訊息製造者、傳播者的角色交錯重疊,時而切換,成為自媒體。言語的力量經由快速的傳播,渲染力或許已超乎人所能想像與控制。

 

曾柏文認為,許多人與資訊之間的關係,不再是為了試圖去理解不同的立場,而是為了去摧毀與自身對立的言論,在自己的同溫層取暖,達成一種內群體的爽感。然而,在資訊的前面,所見是表面的衝突,但資訊背後有更深沉的歷史脈絡與社會結構。如果個案只看當下的情況,很容易錯過長遠解決問題的機會。

 

作為閱讀者,能做的是擁有善意的閱讀立場,理解文本的痛與視角,包容瑕疵侷限。避免信仰標題,找歷史,國際例證的參照。而當從閱聽人轉變為自媒體,自覺自己是否發出欠缺而必要的聲音,是否造成不必要的傷害。
 
 
當我們站在島嶼上
 

當我們坐在電腦前敲打鍵盤,流動著一則又一則快速的資訊;當我們站在海浪上,觀望世界的動態;當我們站在島嶼上,聆聽彼此的聲音,我們會感受到什麼?

 

有人諷刺鄉民文化,有人說台灣是鬼島,然而每個人卻也在結構之中,製造文字、分享傳播,也接受訊息。也正因為身處於結構之中,所以更能誠實的處理每一則資訊,讓訊息成為善意溝通的海流。
 
 

文/謝雅淳
圖/TEDxTainan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