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分放大】眼睛耳朵的感官世界

「知識源於感知,如果我們能擴展感知,我們就能擴展我們的知識。」感官,決定了我們能夠接觸的世界。精選四則TED Talks,讓你對古典樂有感、讓你聽見顏色、讓你看得比現在更多。世界,無限大。
【十八分放大】眼睛耳朵的感官世界

「知識源於感知,如果我們能擴展感知,我們就能擴展我們的知識。」
感官,決定了我們能夠接觸的世界。精選四則TED Talks,讓你對古典樂有感、讓你聽見顏色、讓你看得比現在更多。
世界,無限大。
 
 

#耳:給每一個人的音樂

 
 

達利雅.范德博肯:為什麼我在街上和在空中彈琴
 

 「去感受那種好奇的心境、 真正地聆聽, 以不帶偏見的方式聆聽。」多數人會認為,古典樂必須經過學習才能領會到其中的奧義。然而講者確認為我們必須保持著如同孩子般的好奇心、真正地全心全意地去領會音樂的奧妙。講者舉她本身的經歷,在她一次臥病在床的時候,聆聽韓德爾的作品時,體會到人類兩種截然不同的情緒:悲傷與喜悅。在過程中感受到對音樂的敬畏。
 

由於講者本身體會到音樂的純粹以及力量,她決定與世界各地的人分享,她在街上、空上彈琴。分享的力量,不僅使她本身喜悅,更在生活中帶領更多人認識音樂,不是為了演奏廳的盛大表演,是為了服務社會大眾而生的音樂。
 
 

班傑明.詹德:古典音樂的魅力
 

 「我對成功的定義,對我來說相當簡單。不是在於財富、名聲以及權力。而是在我的周圍有多少隻發亮的眼睛。」充滿熱情與活力的指揮家班傑明.山德爾相信,沒有人是音痴,否則你怎麼可能在接起電話聽見「喂」,就知道對方是誰、心情好不好?
 

也許當我們在音樂演出中睡著時,問題不在聽眾,而是音樂家自己。班傑明以「半屁股」演奏了一段蕭邦樂曲,感染現場觀眾。
 

講者分享,他曾在北愛爾蘭衝突期間,對著在街頭混的天主教與新教徒孩子做了和今天一樣的事,試圖消除雙方衝突。而有位孩子告訴他:「我這輩子從來沒聽過古典音樂。我哥哥去年被射殺而我並沒有為他哭泣,但昨晚當你彈奏那首曲子時,我想到了他。淚水從我的臉上流下,可以為我哥哥哭的感覺真好。」
 

「音樂是為每一個人。每一個人。」班傑明以他對音樂的熱情,點亮人們的眼睛。
 

 

#眼:你能看得比現在更多

 
 

尼爾.哈比森:我傾聽色彩
 

 尼爾是天生全色盲,他眼中的世界只有灰階。
但是自從他與科學家合作,擁有了「電子眼」之後,他成為了一位能聽見顏色、也能把聲音轉為顏色的「半機械人」。
尼爾對於美的感受漸漸轉變,他向聽眾展示了他為名人所做的「聲音肖像」,如影星妮可基曼的肖像便很悅耳。他相信,在本世紀,人們會開始停止開發app,轉而開發人體應用程式,「知識源於感知,如果我們能擴展感知,我們就能擴展我們的知識。」
 
 

大衛.伊葛門:我們能為人類創造新感官嗎?
 

 人們習慣用眼睛去感知世界,用自我的感官觀察體會自然環境的變化。而這些訊息傳達到人的大腦後,人們依此創作而有了文學、藝術、音樂等等創作。但是我們身旁的資訊僅有這些嗎?在波當中,我們能感知到的僅有可見光這個波段。而每種動物都有自我感官能感知到的部分,感知到這世界片段的訊息。在科學領域中,有一個詞叫做「客觀世界」(umwelt), 這是一個德語詞彙,意指周圍的環境。 或許,每一種動物都假設牠的「周圍環境」就是牠的整個客觀存在的世界。
 

講者身為神經科學家,對於如何拓展人類的感官經驗很有興趣。「大腦本身其實根本就看不見也聽不懂任何東西;大腦如同被你的腦殼封閉在一個無光無聲的世界。大腦所看到的是電化學訊號,這些訊號來自不同的資料傳輸源,這就是大腦要處理的東西,別無其它。」大腦就如同一台高效的儀器,模式跟電腦相似,電腦接收0及1來處理資訊;而大腦接收電化學訊號。
 

因此透過各種感知受體接收的資訊,大腦會解析這些資訊,並相對應做出回應。科學家根據這個理論研發出各種儀器,如「腦端口」:這是一個小的電網格安裝在舌頭上, 將影像轉變成小的電觸覺訊號。而所有看見的東西,是大腦接收到的電化學訊號。然而根據這些原理,講者也想要為聽覺障礙者設計感官替代的器具。他設計了一內有振動馬達的背心,透過訓練後,能夠了解外界的訊息。而這項技術不需植入電子耳,成本也相對低廉。
 

除了研究感官替代,講者也在感官附加的領域做出努力,透過設備去感知人們無法感知到的領域,例如紅外線等等。自然已經賦予我們大腦,而如何走出既有的視界,去感受不同的領域,這決定權就在我們身上。
 
 

 

文/呂益廣、曹凱婷
圖/Anne Marie @Flickr(CC BY-NC-ND 2.0)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