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分放大】布魯斯.艾爾沃德:人類對戰伊波拉:駭人戰爭中的制勝法寶

從SARS、禽流感、MERS、伊波拉,到近來嚴重的登革熱,流行傳染疾病已然成為千禧年後影響人類健全生活的一大問題。然而,當我們為此恐慌不已時,有沒有先好好認識疾病傳染的途徑、了解如何杜絕?
【十八分放大】布魯斯.艾爾沃德:人類對戰伊波拉:駭人戰爭中的制勝法寶

 

 伊波拉,最初於1976年出現在剛果與中非,不過,當時病毒尚未傳播給他人時,患者便已死亡。然而這次沒那麼走運,發生在西非的疫情已造成數千件案例。
伊波拉主要透過體液以及唾液傳染,由於當地的習俗為喪禮時會去親吻語擁抱屍體,藉由這種途徑,伊波拉的疫情迅速在西非的四個國家爆發,分別為:幾內亞、賴比瑞亞、獅子山共和國、以及奈及利亞。不僅如此,在歷經多年戰亂後,當地醫療衛生系統匱乏;再加上居民對政府缺乏信任,更增添了減緩疫情的困難度。
 

講者提到:伊波拉不僅破壞了個人、家庭、社區,更威脅到了人性。
如獅子山的習俗:會以清水清洗死者身體,而親屬、宗教人員也會觸摸表視敬意。然而這是防疫大忌。為了克服這個難關,醫療人員須取得當地人民之信任,他們小心對待遺體,並讓死者有尊嚴的離去。除了習俗之外,當地匱乏的醫療設備,也影響了救援速度,不過在各地的非政府組織、無國界醫生組織與當地政府的合作下,物資開始進入疫區。
此外,講者分享了四大關鍵性戰略:Communities, Cases contact, Treatment, Safe burial——一、透過社群串連合作,定期追蹤、尋找病例;二、連絡病人家屬,確保他們沒有受到感染,將病源限縮在一地,避免擴散;三、給予家屬及相關醫護人員適當的照顧,防止病情透過相關接觸者再度擴散;最後,則是給死者安全又有尊嚴的葬禮。
 

當疫情緩和下來之後,則是最需注意的時刻,這是人們可能自鳴得意,或是醫護人員歷經數天的疲勞後,可能免疫力下降。這時,可能壓抑下來的疫情再次爆發。
 

只要有適當的方法,伊波拉是可以被壓制下來的,而在這個過程中,這個社會的社會成本也成功的被建立起來。
 
 


延伸閱讀
你該認識但不該害怕,三分鐘看懂伊波拉(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文/呂益廣
圖/“Sierra Leone: into the Ebola epicentre”-European Commission DG ECHO @Flickr CC BY-NC-ND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