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踐者】專訪「圖文不符」共同發起人張志祺:唯有讓人理解,我們才有力量改變

從「反黑箱服貿」到「反黑箱課綱」,政府與民間難以溝通的癥結,都指向資訊不對等。「了解,是開啟對話的第一步。」張志祺發起資訊設計團隊「圖文不符」,以精美圖表和詼諧語氣,幫助資訊清楚且正確地傳遞。
【實踐者】專訪「圖文不符」共同發起人張志祺:唯有讓人理解,我們才有力量改變

 

你看過柯P臉書專頁的「全民當家!大巨蛋」嗎?你看過「熊熊不一樣」嗎?
這些都是資訊設計團隊「圖文不符」的作品。
 

對社會議題即時的關心,和精美的視覺設計,使得「圖文不符」成立半年便已吸引了近三萬名粉絲關注。他們這麼介紹自己:我們是最專業的資訊設計行銷團隊,用設計的手法,行銷的話語,把最重要的資訊傳達給大眾。「一邊賺錢,一邊改造社會。」
 
1782432_446948488814597_6877441159939685440_o

【台灣常識集001-別被颱風娘的外表給騙了!】(圖文不符作品)

 
 

資訊為什麼需要「設計」?
 

取得資訊很容易,但要在龐大的資料中,時時更新、正確判斷卻很難。在幾次重大社會議題中,「懶人包」幫助我們用「三分鐘」快速理解,但卻也很容易讓我們只看見冰山一角;不僅如此,知識已被專業分工得精細,外行人難以明白,然而同一個議題牽涉的範圍、可以觀看的角度、所需的專業卻不只一種——幸好,這些難題可以經由相互交換意見、深入討論來補足,然而,當資訊不對稱的時候,你該如何理解對方?當你覺得對方所言毫無根據、沒有道理,又怎麼可能理性對話?
 

張志祺就讀成大都計系三年級時,由自身對都市計畫的知識出發,讀遍各方資料後,發表了對文林苑都更案的看法。當社會一面倒地支持王家時,他大膽指出了王家沒注意到的事情,引起熱烈的討論——當然也承受各方批判。張志祺在後記裡反省,「最大的問題不在於我的資料的完備性,而是觀點的完備性。」他也在事件中深深明白,一般民眾難以確實得知正確訊息,而知識、資訊、權力三者的不對稱,釀成這次政府與民間的爭議。「只有資訊對等了,我們才能開始對話、有效溝通。」
 

當年這樣的感觸,促成張志祺後來以「資訊設計」為職業的意外之路。
 

1200px-Nightingale-mortality

“Nightingale-mortality”-Florence Nightingale @ 维基共享資源 公共領域條款授權

 

「資訊設計,是先減除後加乘——把複雜的資訊梳理好邏輯與架構、分層整理,接著再以視覺設計讓它美觀易懂。」張志祺曾以校友身份回到成大座談分享,舉了幾個「資訊設計介入社會」的例子:「很少人知道,南丁格爾是很傑出的統計學家,她曾繪製了『東部軍隊死亡原因統計圖』,讓政府官員了解戰爭的醫療條件,從而改善醫療衛生環境。」這樣的「極座標圖餅圖」,也被稱為「南丁格爾玫瑰圖」,相當於現代圓形直方圖。經過設計的資訊圖表,能夠幫助我們更快速地瞭解數據的意義。

 
 

樂於幫忙,於是結交了許多「強者我朋友」,一起「圖文不符」
 

雖說張志祺讀的是「都市計畫」,但他在畢業入伍、加入儀隊時,便不時幫忙做海報,他的作品因而被「台灣創意設計中心」看見,陸續委託了幾個案子。「我們的時間成本其實很低,時薪也不過台幣115(訪談當時還未調薪),幫一下也不虧什麼,反倒認識很多『強者我朋友』,得到許多意外的收穫。」
 

這種拋開機會成本、想幫就幫、沒事多聊天的態度,讓他廣結善緣。成立了個人工作室「三少二設計」後,他偶然認識了熱血青年里長候選人簡銘宏,幫忙做了競選文宣。「其實原本是要去倒垃圾,途中看到他在彈吉他,聊了一下,認同他的理念,就決定要幫忙,」曾是吉他社社員的張志祺笑說。
 

他把文宣設計成垃圾盒的形式,「我們人有一種習性,會想把摺起來的東西攤開來看。至於『勝文垃圾盒』則是我沉重的負擔。」張志祺曾在連勝文參選台北市長時,自行為連勝文設計了競選文宣。他說,這個KUSO設計沒有政治立場,純是希望台灣競選文宣能跳脫以往的樣貌、更有趣、更有美感。
 

11871745_1178887832128021_2083511280_o

未滿25歲的張志祺是公司負責人,他很有想法,卻很謙虛,覺得自己很平凡。

 

再後來,他又幫忙「沃草」創辦人柳林瑋,做了伊波拉病毒資訊圖表;最後和幾位志同道合的朋友發起資訊設計專頁「Info2Act」「圖文不符」。「『Info2Act』就是指『information to action』(從資訊到行動),主要以會影響台灣的全球性議題為主,例如談亞斯伯格症的『亞斯的厚帽子』;『圖文不符』則是標榜『圖文超相符』,以台灣為主,專做有趣、能引起話題與討論的題材。」

 

現在張志祺已離開「Info2Act」,專心經營「圖文不符」。這個團隊研究議題認真嚴謹,不只附上資料來源、請教專家,更知錯能改,時時更新;他們將議題分層梳理,邏輯清晰,並透過精心設計的圖表、故事或動畫,以詼諧逗趣的口吻,把話說清楚、正確傳達。
不只如此,他們與社會時事同步,資訊即時,如「『塵爆』是什麼?」;他們關心台灣的小事,特別企劃「台灣常識集」;他們也關注社會上需要較多資源與體諒的弱者,如與失親兒基金會合作的「誰能陪我寫作業?」

 
 

一邊賺錢,一邊改造社會
 

蘋果執行長庫克曾說:「我想要改變世界,但我認為應該要在我自己的時間做這件事,而不是在辦公室裡。然而賈伯斯並不這麼認為,他是個理想主義者,他喚起我青少年時期的感覺。第一次面談時,他說服我並讓我相信,如果我們努力工作,製作出更好的產品,我們也能改變世界。」
 

「圖文不符」的作品,有的與政府、基金會、或一般公司合作,有的則只是自己甘願幫忙——但如同他們的宗旨:「一邊賺錢,一邊改造社會」,誰說造福社會的事一定不能養活自己?誰說賺錢的事不能改造社會?張志祺相信:設計,是為了整個社會,是解決問題的方法。
 
11856451_464094013766711_4012444155090249053_o

「迷糊怪-阿茲海默症」(圖文不符溫暖新作)

 

前陣子課綱微調爭議發生時,「圖文不符」即時地做了資訊整理,然而再後來,當張志祺想多了解教育部的立場時,卻發現網站被駭客攻擊,不能使用。「這樣也只是在製造你們最討厭的資訊不對等啊!」
 

他希望能協助任何一方傳達資訊,尤其是無法讓人們聽到的聲音。就像KMT、689、9.2,他們的理念難以用更好的方式傳達,而且一出聲就被酸,這樣的情況並不是他所樂見的。「我們要解決資訊的不平衡,第一步就是要把所有的資訊攤開來。」
 

從去年的「反黑箱服貿」,到今年的「反黑箱課綱」,在在顯示:資訊不透明與不對稱,將造成政府與民間之間難以跨越的鴻溝和對立。
 

「了解,是開啟對話的第一步。」不只張志祺,許多人都已意識到,資訊正確傳達、公開透明,並且「說人話」,是重建台灣信任的首要任務。要改變社會,看見問題只是第一個關卡,接下來,還得正確了解,不再謾罵、有效溝通,如此,才可能真的讓改變發生。「唯有讓人理解,我們才有力量改變!」

 
 
 


延伸閱讀
【2014年會】楊士範:你怎麼看媒體?(TEDxTainan)
【2014年會】高嘉良:資料、社群、大協作-零時政府的數位革命(TEDxTainan)
資訊圖表的討論架構(Vide創誌)
教育部 你為什麼不能說服我(天下雜誌)
用數據看台灣
 
 

文/曹凱婷、賴嘉恩
圖/張志祺、圖文不符提供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