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會】郭乃文:把傷害溫柔搬進大腦

「如果有選擇,我不要這些苦難,但是沒選擇,我不留創傷給自己。而且,我還要乘勢而起、乘浪前進。」人生並不總是一帆風順,一輩子會遇到的困難可能數也不清,甚至會遭逢大到自己難以承受的災禍。當創傷發生的時候,你會選擇如何面對?

【2014年會】郭乃文:把傷害溫柔搬進大腦

「如果有選擇,我不要這些苦難,但是沒選擇,我不留創傷給自己。而且,我還要乘勢而起、乘浪前進。」人生並不總是一帆風順,一輩子會遇到的困難可能數也不清,甚至會遭逢大到自己難以承受的災禍。當創傷發生的時候,你會選擇如何面對?

 

 

「特有的傷痛只有我們走過,現在成為我們最深刻的驕傲。」台灣超馬媽媽截肢、日本模特兒明日之星鈴木瞳半身癱瘓、美國哥倫比亞號太空梭災難,甚至更大規模的九一一事件、九二一大地震、近年北捷事件、復興空難、高雄氣爆……天災人禍不曾停止,如果時間可以倒流,沒有人想要經歷苦難,但這些都不能阻止他們「活得好」。

 

從正向心理學的角度切入,人們可以透過平時訓練以及累積的「心理資產」,讓自己在面對艱難處境的時候,有更好的狀態去適應、克服、超越。所以「創傷」雖然痛苦,但也有它的意義與特殊性。每次創傷都是一次成長,累積更多的「心理資產」,讓自己獲得向前邁進的力量。

 

「大腦不瞭解未知的事物,因此創痛來的時候我們當然感到非常害怕。」因為我們並不知道這樣的事件會發生。但是大腦時時刻刻在改變,郭乃文提醒大家,別在大腦裡重複同樣的傷害,「當我們把傷害搬進記憶的時候,我們就要開始更改傷害對我的意義。」傷害不該永遠刻在記憶,不該變成對人的懷疑。我們要非常珍惜,將經驗搬進大腦時,形成記憶的過程。

 

郭乃文用科學專業告訴我們,在傷害發生的時候,提醒自己:我是可以演化的。用大腦管理自己的思考與情緒、用大腦管理自己的挫折與害怕,大腦會改造我們經歷過的痛苦,變成一種獨特的經驗,帶來一種正向的演化。

 

人的一生少不了各式各樣的災難,在地球上生活似乎就是這樣。但正如那句耳熟能詳的:「那些殺不死你的,都將讓你更堅強。」下次創傷發生的時候,我們可以選擇把傷害溫柔搬進大腦,來一場大腦的正演化。

延伸閱讀
《INPSY》一本心理學的獨創刊物。

災難,難後(一):心裡的創傷
 
 

文/賴嘉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