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踐者】迷你社會行動正在台南玉井發生!專訪偏鄉教育團隊「Inspiring種籽計劃」

你曾做過國際志工嗎?你曾去到偏鄉服務嗎?如果你曾,你一定會感覺自己的渺小與無力;你沒辦法扭轉當地的情況,反倒開了自己的眼界、成長了自己。但你也一定很想做點什麼,像Inspiring一樣。

【實踐者】迷你社會行動正在台南玉井發生!專訪偏鄉教育團隊「Inspiring種籽計劃」

你曾做過國際志工嗎?你曾去到偏鄉服務嗎?
如果你曾,你一定會感覺自己的渺小與無力;你沒辦法扭轉當地的情況,反倒開了自己的眼界、成長了自己;但你也一定很想做點什麼,像Inspiring一樣。
 

DSC_2205
 

「Inspiring種籽計劃」第三季課程才剛結束,就在昨晚,團隊特別選在台南人戲花園進行成果發表與分享,不只介紹他們自己做了什麼,更用心的為每位參與者準備專屬資料袋與名牌,並設計了展區、互動小活動、簡單餐飲等,希望來自各界關心教育的與會者能彼此交流;在下半場,更帶著大家進行「選擇遊戲」,在遊戲中真正同理什麼是「偏鄉」。

 

曾帶著成大鋼琴社到母校屏東田子國小辦暑期音樂營、把音樂帶進偏鄉的陳怡儒,也是參與者之一,「我覺得滿能身臨其境的,」她扮演的壯年人可以工作、可以帶小孩去上學、可以帶老人去看病,「但結果我只顧著賺錢,卻忘了帶爸媽去看病、忘了帶小孩去上學。」陳怡儒說,他們組的高職生很認份的自己打工賺學費,但卻覺得感受不到父母的關心——這樣的場景拉到玉井並不罕見,甚至有些高職生賺的學費不只是自己的,還有弟妹的。
這,就是城鄉差距。
 

「如果不被實踐,經驗就只是自己的。」一年前,張賀翔因為一場人文醫學講座與嚴長壽有了直接的接觸,嚴長壽這席話,讓擁有數次偏鄉服務經驗的張賀翔終於下定決心要做點什麼。於是,當晚他打給吳欣芷,有了第一個伙伴,「Inspiring種籽計劃」開始啟動。

 
 

鎖定一所國小,不做馬戲團式演出
 

和不同組合去過不同角落,偏鄉與都城的差距鮮明對比——無論是台灣與緬甸、台南與台東,又或台南東區與玉井區。這些志工經驗,讓張賀翔深深明白,如果只能短期過境,比起當地長期努力的NGO,來來去去、每個學校沾一點的志工不過是種「馬戲團式的巡迴演出」。
 

曾跟著成大慈幼社來到玉井層林國小服務,張賀翔因而認識了非常關心孩子們的校長。於是,「Inspiring種籽計劃」決定與層林國小長期合作,希望能帶給小朋友不同於體制內「菁英式、升學式」的教育體驗,以學生為中心,思考層林的孩子需要什麼。「這裡的孩子,有一半來自單親、隔代教養家庭,學生的學習意願非常低落。」Inspiring成員張壬申說。他們發現,層林幾乎世代都是高職畢業,留在玉井種芒果,或是到外地從事知識水平較低的工作。因此,他們把教學目標訂為:培養孩子們的「公民意識」,讓他們擁有解決在地問題的力量。
 

第一季

 

另外,Inspiring也希望透過這樣的小小社會行動,使層林成為「意願性社區」(intentional community)——一個能凝聚居民,目標一致、向心力高的社區。「比起大人,孩子更容易被改變。我們希望從小朋友與社區的互動開始,讓他們慢慢感染大人、帶起社區凝聚力。」張賀翔說,「我們並不奢望改變整個台灣,我們希望能先找到一個地方的方法,也許之後能作為其他地方的參考。」
 
 

層林限定!量身打造的專屬課程
 

Inspiring是個只有十人的迷你團隊,成員來自台南大學與成功大學的不同科系,從自己擅長的領域出發,安排了心輔課、腦神經課、文化課、自然課、藝術課等,每一份教案都經過精心設計,一學期為一季,一季出隊四次,每次都安排在星期六上一整天的課。學生以中高年級生為主,因為發現過往學生有參與度不一的情況,Inspiring在第三季開始為學生依不同特性分為三個學院:薄荷(有想法女生)、日日春(乖乖女生)、彩葉草(屁屁臭男生),部分課程會分開上課。
這次受訪的成大心理三張壬申、成大醫學四張賀翔、成大經濟二徐李安,分別與其他團員共同設計了第三季課程中的心輔課、腦神經課、文化課。
 

在心輔課中,張壬申運用音樂、圖卡、動物貼紙等,帶著小朋友認識自己、探索情緒。「有些小朋友玩遊戲輸了會很挫折、把班級公約丟在地上踩等等,」張壬申說,有些家庭問題很複雜,其實也不是他們能夠解決的,「但至少慢慢讓孩子有情緒出口,能夠面對情緒,並感覺到我們的陪伴。」
 

第三季3
 

「文化就是人們在場域中發生的事。」徐李安的文化課,藉由台南下營「文貴醫院」被拆除改建為大眾廟停車場的事件,帶著孩子認識文貴醫院的歷史意義,思考新房子與老房子的好壞。
接著,她還設計了「教室RPG」,孩子們從「層林新手村」出發,要踏上英雄之旅,找到村里散落的線索,完成新手任務:說台灣故事、說家鄉故事,才能轉職。「課程發想自日本『路上觀察學』,希望孩子們能把觀察放大,學會說自己的故事,建立品牌行銷初步概念。」徐李安說。
 

張賀翔的腦神經課也非常有趣而切合在地。他帶著小朋友解剖豬,讓孩子認識大腦構造,學習評估高風險中風族群,「層林是個老化的社區,孩子們走進社區,幫忙長者量血壓、問診,學習評估高風險中風族群,也能更了解當地的健康狀況。」
 

與小朋友接觸過的人一定明白,「教案」與真實的上課情況完全不同,很多時候也會一邊進行一邊調整。「我們還有很多地方還需要改進,」張賀翔說,「像是我們課程與課程之間的連結就還不夠強。」教育是一項無法立即看見成果的事,他們不能確定現在所教授的,是不是真的對孩子們有幫助,但正如「Program the world兒童與少年程式設計教學計劃」發起者蘇文鈺老師所說,「有誠意的做一件事,好的結果應該比壞的多吧!」
 
 

四處「吸趴」、不斷「升等」的團隊
 

這個團隊很謙虛,而且積極學習。他們不只是啟發(inspire)小朋友、被小朋友啟發(inspired),還走訪各地,不斷提升自己,並把所見所聞編寫成一本雜誌。他們不僅就近訪問了成大的老師蘇文鈺與陳恆安、LIS中學生線上教育平台創辦人嚴天浩等,還前往參與香港千人文化交流活動「MAD」(創不同)、台北不太乖教育節,目前也正計畫藉由世界公民島計畫,前往英國拜訪社會企業「Hackney Pirates」、­英國新堡大學教授蘇伽特米特拉(Sugata MITRA)等。
 

和一般由學生組成的團隊一樣,Inspiring也將面臨成員交替的傳承問題,「我不希望Inspiring和一般學生社團一樣淪為SOP,永遠都走同一套」張賀翔說,「我希望後來加入的人能夠質疑,能夠時時思考『為什麼』。」
 

DSC_1711
 

而為了能讓組織長長久久的走下去,他們也正思考如何獲得穩定的資金,並計劃要在市區建立工作室,擺放教具、讓團隊資料有個存放的基地,也希望將地點設在人潮較多的地方,能招進志工、進行培訓,並舉辦教育相關展覽、交流活動等。徐李安拿出手繪的冊子,為我們解說他們預計在募資平台上提出的方案:「我們希望能讓人們了解我們的教育理念,讓玉井芒果成為有教育價值的回饋物品;另外,也從『讓分身去旅行』發想了『讓分身去教育』的服務,讓出資的人能夠擁有線上虛擬身份,跟著我們一起到層林參與教育行動。」
 
 

專注守好一個議題,走深、走遠
 

「我們沒辦法改變整個結構,但我們做我們能做的。」張壬申說。
 

「在三一八之後,學運潮流起來了,但這是對的嗎?好像英雄站出來,我們就一知半解的喊加一、加二,一窩蜂跟上,」張賀翔說,「無論是關心美麗灣、國光石化或任何其他議題,應該是我們每個人守好一個議題,給予從頭到尾的理解、關心。」這個團隊人少少的,想做的事情小小的,他們專注的凝視一個地方,於是他們將在這裡走得更深、更遠。
 

「Inspiring讓我思考每個人在世界的什麼位置、有什麼共同目標,因而更珍惜社會的樣子——『現在』是有許多人不停努力才有的,從不理所當然。」他們並不夢想改變世界、甚至並不夢想改變台灣;他們知道,世界不是一個英雄造成的,而是每一個渺小的我們,一起撐起來的。
 

IMG_1104
 
 


不一樣的教育
Inspiring種籽計劃募資計劃:讚哪芒果─用芒果換教育
Inspiring種籽計劃粉絲專頁
Inspiring種籽計劃Youtube頻道
Hackney Pirates
《未來教育》Future Learning
Program the World兒童與少年程式設計發展計劃

 
 

文/曹凱婷、賴嘉恩
圖/Inspiring種子計劃提供、呂益廣攝、曹凱婷攝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