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種台南】遇見安平—故事‧人情

來,坐著聽一段故事。鵝黃油漆重新粉刷過的老牆,牆邊綻放著新春的嫩芽,兩張塑膠扶手的椅子相併輕倚,寧靜地在小巷弄間,等待人們到訪。像是以前三合院廳堂的一桌二椅,阿公阿嬤坐在上頭,精彩地訴說著從前的鄉里故事,隨著故事流傳

 

【一百種台南】遇見安平—故事‧人情

image

 

來,坐著聽一段故事。

鵝黃油漆重新粉刷過的老牆,牆邊綻放著新春的嫩芽,兩張塑膠扶手的椅子相併輕倚,寧靜地在小巷弄間,等待人們到訪。像是以前三合院廳堂的一桌二椅,阿公阿嬤坐在上頭,精彩地訴說著從前的鄉里故事,隨著故事流傳,椅子也來到了戶外,遊人可以當作暫時休息之處,更可以停下腳步,坐在椅子上,以不同的視角仔細地觀察這裏的風土民情。

 

故事就是從這裡開始的。

 

來到安平,不像大多數人在熱鬧的古堡老街亂轉,拐個彎,進入錯綜蜿蜒的巷弄,這是安平另一種面貌,並非觀光,而是生活。那裏沒有熱鬧吆喝的攤販、沒有吵雜嬉鬧的觀光客,(你不用在獨自欣賞結實纍纍的桑葚樹下,幫遊客拍紀念照),你可以自由穿梭遊走,細細品嘗恬淡的安平風光。
image

 

劍獅‧平安

安平的劍獅文化,起源自1661年鄭成功攻台時,為了抵擋荷蘭人的猛砲火藥,在藤製的盾牌外,再加上一層鐵板讓防禦力升級,同時為了氣勢懾人,於鍛造鐵盾牌時,鑄有兇猛獅面圖騰的裝飾藝術,果然造成嚇阻之效。

 

鄭成功趕走荷蘭人後,兵營駐紮在台南安平一帶,當士兵操練完畢回家後,就將鐵製的獅面盾牌掛於牆上,刀劍則插入獅面的牙縫鐵鉤中,狀似獅咬劍。當時原先宵小猖獗,見到獅咬劍,便知是官兵住戶而懼怕止步,一般百姓便群起效仿,而採用泥塑、木雕、陶製、石雕等多元形式結合不同工藝,配備也從七星劍開始,逐漸增加為交叉雙劍、八卦圖、蝙蝠(諧音為「福」,有祈求福氣之意),形成特殊豐富的劍獅聚落。

 

小巷弄間,仔細留意,處處是驚喜。在廢棄崩解的紅磚牆上、斑駁褪色的木門邊、或是在紅瓦堆砌的屋頂上,不時可以發現劍獅的蹤跡,牠們鎮守其上,保護這堵牆,也守衛著安平百年來的繁盛,雖然有些劍獅看的出歲月的痕跡,但牠們的精神卻沿著紅磚的縫隙,深入扎根,和安平的歷史共存共榮。

 

歷史‧人情

在安平巷弄中轉呀轉,方向感早已迷失,我們享受著在下一個路口迎面而來的驚喜,可能是一牆張揚的常春藤蔓、一葉桃花心木螺旋飛舞的翅果,無處不是風景,而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在街角遇到的老阿嬤。

 

她站在陳家祠堂前面,閉目、雙手合十,恭敬地朝拜。走沒幾步,在路邊的小廟又反複著相同的動作,虔誠地模樣吸引著我們,不自覺地跟隨著她的步伐,終於被發現我們的存在。她把我們當作是迷路的遊客,不斷地說:「恁若是要來遮(安平),就去古堡、去延平街,大家攏是過去遐,較鬧熱。」(台語)同時熱心地雙手比劃著方向。

 

其實我們只想一探小巷弄的安平生活,所以只是點頭微笑做為回應。可能認為我們沒聽懂,她國台語夾雜地再次強調:「大家來安平攏只去古堡、老街那邊,不會來這裏,這裏沒什麼好逛的。」

 

是的,一般觀光客來安平,無非是來見識安平古堡的建築,遙想著鄭成功登台和荷蘭打了一場漂亮的勝戰;繁榮的府城印記,各時期文化揉雜的風貌,也可在這裡尋見,但這番話反倒深深吸引我,除了觀光之外的安平呢?這裏的人們又是怎麼看待自己身處的家鄉?

 

阿嬤說,「新起ㄟ大樓,比我們這款老厝舒適,他們住的近近的,若是過節返來嘛方便。」(台語)安平小巷弄間傳統的閩南式平房,多住著中老年人,年輕人都外出打拼,或者搬離舊安平到運河附近居住,生活機能方便,離市區也近。她說子孫們不常回安平,逢年過節才會回來團聚。平常假日雖有成群的觀光客前來,但多聚集在古堡、老街附近旅遊,鮮少會進入巷弄間的住宅區,這裡不常會有外人拜訪,街頭巷尾也多剩下上了年紀的長者。原來,安平不只是歷史久遠,而是和台灣一樣,正在逐漸老去,成為歷史。
image

說完,阿嬤便向我們道別。她的步伐很慢,有點顛簸,還不時回頭望向我們,想說什麼卻也說不出口,我們也是如此。也許在她眼裏,我們也跟安平的年輕人一樣,在這裏探索、穿梭,但最後都會離去,頓時間無法言語,只能互相看著彼此逐漸遠離。

 

最後,我們回到了古堡前面,看見小學生們正在校外教學,兩兩一排,男孩女孩沒有顧忌地手牽著手,由老師陪伴下魚貫走進古堡中。他們的嘻笑玩耍聲為平日寧靜的安平注入活力,真希望他們也能來安平巷弄走動,體會古蹟、課本中沒有記載的歷史,是文化、是人情以及社會關懷。

 

文/鄭亦庭

攝影/郭建宏、鄭亦庭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