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分放大】蔣勳:留十八分鐘給自己

 
在忙碌的生活裡、在苦痛的生命裡,十八分鐘多麼寶貴!我們永遠有更多重要的別的事情想做、要做、等著我們去做,誰會留給一首虛無縹緲、遠離現實詩呢?在戰亂頻仍,在世界動盪,在饑荒與貧窮始終存在的時候,一首詩能改變什麼?它有什麼價值?它是不是只能不斷地後退?
【十八分放大】蔣勳:留十八分鐘給自己

 

願/蔣勳
 

我願是滿山的杜鵑 只為一次無憾的春天
我願是繁星 捨給一個夏天的夜晚
我願是千萬條江河 流向唯一的海洋
我願是那月 為你 再一次圓滿

 

如果你是島嶼 我願是環抱你的海洋
如果你張起了船帆 我願是輕輕吹動的風浪
如果你遠行 我願是那路 準備了平坦 隨你去到遠方
當你走累了 我願是夜晚 是路旁的客棧 有乾淨的枕席 供你睡眠
眠中有夢 我就是你枕上的淚痕

 

我願是手臂 讓你依靠
雖然白髮蒼蒼 我仍願是你腳邊的爐火 與你共話回憶的老年

 

你是笑 我是應和你的歌聲
你是淚 我是陪伴你的星光

當你埋葬土中 我願是依伴你的青草
你成灰 我便成塵

 

如果 如果
如果你對此生還有眷戀
我就再許一願 與你結來世的因緣

 

 

一首詩究竟能為世界帶來什麼?
這首詩,可以用一分鐘快速「看完」。
但是,我們有沒有可能在一天裡,留十八分鐘給一首詩?
有沒有可能在一年裡,留十八分鐘給一首詩?
有沒有可能在一生中,留十八分鐘給一首詩?
 

在忙碌的生活裡、在苦痛的生命裡,十八分鐘多麼寶貴!我們永遠有更多重要的別的事情想做、要做、等著我們去做,誰會留給一首虛無縹緲、遠離現實詩呢?在戰亂頻仍,在世界動盪,在饑荒與貧窮始終存在的時候,一首詩能改變什麼?它有什麼價值?它是不是只能不斷地後退?

 

「聽」這支影片的時候,記得關掉字幕。

在最遠古的時候,我們沒有字,只有語言,詩就在人們口中傳唱,像《荷馬史詩》、像《詩經》。如此自然,就在日常生活裡面,琅琅上口,連最「俗」的百姓也聽得懂。

而現在,我們總是依賴的眼前所見,依賴文字,卻忘記那並不是全部。我們常常想著要如何才能把所思所想,傳達得最完整,演說、搭上圖表不夠,還得加上手腳比劃、肢體語言。但會不會,其實只需要一首詩,只需要十八分鐘,我們就能好好地說:「我愛你」?

 

2012年中秋,一年裡最圓滿的時刻,蔣勳為我們讀了一首詩。

他還告訴我們,台灣就像嬰兒,被海洋環抱。我們可以在詩裡聽見月升、聽見花開、聽見江河、聽見中華民族渴望的圓滿⋯⋯還能有比詩更深入的對話嗎?

 

如果有一首詩,擁有我們此生完完整整的十八分鐘,它也將賦予我們一個奢侈的、救贖的生命。

你曾有過說不出話來、淚流滿面的時刻嗎?如果有,那麼,你已見過詩。

 
 
 

讓詩奢侈你的生命
晚安詩
「他們在島嶼寫作」第二系列影展 10/18-11/06
 
 

 

文/曹凱婷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